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人物聚焦 > 正文
专访 | 余宏达:未来的十年会是最好的十年
发布时间:2016-09-20 17:34:09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余宏达:“我是那种身体状态越好就越饱满的人。就画家而言,我的年龄还是比较年轻的。艺术要在创作中找寻灵感,而非苦坐思索等待。在创作中,那种力量自然而然就涌现出来了,可能画着画着就找到感觉了 。 我自身还是充满能量的,就像火山一样。我马上要四十岁了,但我相信未来的十年会是最好的十年。”

 

余宏达,1977年生,浙江杭州人,作品多被冠之“新工笔人物画”。现为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画院专职画师。

九月,风声充斥着街道,攀爬上屋檐。梧桐叶落下,又被一阵风吹至空中。

 

他家楼下有一个小花园,几个小孩在一块嬉闹,有一个还不大会走路。在他们身后,几个老人同样笑着,看着。这日的阳光刚弥漫而下,不多久,又隐去了。

 

门被打开,看见余宏达随意套着一件黑色短袖站在门边,侧身让出一条道来。他笑了下,摸摸后脑勺,眼睛却还迷蒙着,似乎是刚睡醒。他转身进客厅,绕过桌子继续用磁铁将三幅观音像固定在墙面上。

 

他说昨天晚上刚回到杭州,人有些倦。可一跟他交谈起来,他却能立马进入状态。

 

余宏达《守望》133×98cm

 

他的桌上,在未洗尽颜色的毛笔和调色盘之间,放着一个干枯的莲蓬,虽褪去了鲜活的颜色,却存留下古朴。柜子上塞满了各种书籍,我原本以为会都是一些画册,走进看了,里面还有《红楼梦》和《古文观止》,也有关于服饰和家具等研究的书籍。有些书,书脊已有些破损。

 

除了书籍,柜子上还放置着一尊佛像,不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时间在他紧闭的双眼里沉默至最深的底端,年复一年,没有止尽。

 

余宏达《朝圣》133×98cm

 

这样的古玩物件他还有很多,“屋子太小,摆不下那么多,只能挑几样放置出来。”余宏达说,“这些都是我从各地收集来的,我收藏最多的是印章。这也算是一种生活乐趣。”

 

他家旁边就是学军小学,这也是他的母校。从窗外看去,操场上,有好几个班级的小学生在一起上体育课。他看着这些奔跑的孩子,会回想起自己那遥远的童年,也会感慨时间的流逝。他的目光投至窗外,笑着说:“看到这些天真无邪的儿童,能感受到一种能量。他们这段日子在开展足球训练,我们小时候也有,但跟他们现在的训练相比是天差地别了。”

 

他小时候一画就画人,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天赋。但他也说:“人,首先要有天赋,但也得有机缘。”

 

余宏达随恩师顾生岳先生学画

 

他母亲和顾生岳先生的夫人是很好的朋友,她便请先生教自己的孩子画画。当时他母亲只知先生是美术学院的教授,并不知晓他是美术界的泰斗人物。也是因为这一缘分,在高中时期,他便得以跟顾生岳先生学习工笔画。

 

那时,余宏达的胃病很严重。他每次去到顾生岳家,顾生岳的夫人都会事先热好一个馒头,让他吃了暖暖胃,再将画拿给顾生岳先生点评。有时候,他两三个礼拜未去,先生会让他夫人给余宏达打个电话问下他的身体情况。

 

“像他们这一辈的老先生真的很不一样,他几乎不卖画。”余宏达回忆道,“他在教学上对我投入也更多。一开始,是专业方面的讲授,后来我们会探讨艺术本身,也聊一些人生。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余宏达 《百年少帅》150×90cm

 

高中毕业后,他考进中国美术学院。大一时,就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中国美术学院“吴弗之造型艺术奖”。后来,他又接连获得中国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和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奖”。本科毕业时获得中国美术学院“优秀毕业生”称号。后又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硕士研究生。

 

而其中最令他意外的是,是他当年的本科毕业创作《百年少帅》分别获得“浙江省中国人物画大展”唯一金奖和“全国第五届工笔画大展”铜奖。

 

他说:“当时北京那边电话打来时,我还不敢相信。”

 

 余宏达 《而立十载 自画一像 》 200×116cm

 

我们也许可以想象到他那时的自信,如同他的自画像一样,抬起头,看向自己未来的走向。连牛仔裤的褶皱间都显露出不羁。自画像完成时,他三十而立,许多年过去,这份骨子里带着的自信仍在,却也多了沉淀。

 

/ 对话·余宏达 /

 

全球艺术网(Q):您的作品除了受到顾生岳先生的影响之外,还受到哪些人的影响?

 

余宏达(Y):最近这些年跟尉晓榕老师走得比较近。尉老师跟顾老师是完全不同的画家。从艺术上而言,顾老师擅于工笔,他帮助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尉老师则擅长写意,他使我的视野更加开阔。在与尉老师的交流中,我受益非常大。此外,我研究生考的是大写意,胡寿荣老师是我的研究生导师,我也受到他的影响。写意给我在创作方面有很多启发,也给后面进入浙江画院创作打下了基础。画院跟学院不同,它跟社会活动接轨更多,需要你能够拿起毛笔当场画,要有很强的创作能力和随时能够投入创作状态的准备。

 

余宏达与导师顾生岳(中)和胡寿荣(左一)合影

 

Q:在现今的学术范围里,对于工笔和写意似乎有着明确的划分。那对您而言,将工笔和写意结合在一起是否对你的创作有更大的提升?

 

Y:严格上说,画不能分工笔和写意。只是这些年越来越专业化。在大家的理解范围里,写意对应的似乎就是寥寥几笔。其实,好的写意就跟工笔一样;好的工笔画要像创作写意画一样,画面要呈现出放松的感觉。两者在精神上是一致的。而落实到笔法上,两者自然也会有相冲的地方。从个人角度而言,这也是我为什么更多地去创作小写意作品,因为它跟工笔结合得更紧密一点,转过去也会顺畅一点。

 

余宏达 《观世音像》97×45cm

 

Q:色彩可以说是具有审美具象的功能。我看您的观音画像,包括其他的一些题材,用色很明亮。那您是如何借由色彩的表达来捕捉内心状态?

 

Y:在颜色上,我追求的是大雅大俗。我喜欢用饱和的颜色,它既沉稳,又有冲击力。将色调明确的红、蓝、绿等颜色配合在一起,会很难。我的审美和技法都是从工笔重彩中走出来的,我更偏向重色。包括在写意这块,重彩也是我的一个方向。我知道不好弄,但也一直在努力。

 

余宏达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宝像》 97×45cm

 

Q:您似乎对女性题材很感兴趣?

 

Y:作为男性,我对女性会更关注。另外,我画画也是有计划性的。在之前三年,我是跟信雅达合作,会创作一些大家更容易认同的作品,收藏品市场也更容易认同。如果我去画一个老头,从大众的审美角度考虑可能会更难接受一点。但这并不是固定的题材,也并非固定的兴趣。我将女性题材挖掘好了,也许,三年以后,我又会转向其他题材。那你到时可能会问我,怎么又对老年人感兴趣了?而且,女性本身就是美的代表,特别是少女。男人的美需要历练,而女人的美是天然的,这种美也更容易表达。

 

余宏达 《海之沫》50×48cm


Q:除了女性题材,在您的画中,宗教题材也很常见,您平时会经常去一些宗教氛围比较浓厚的地域吗?

 

Y:我前一阵子刚去过敦煌。前两天则是在青州看一个关于北魏时期的石刻佛像的展,看了之后很感动,会产生一些灵感。画面在脑子里浮现,很快就能投射到作品当中去。一些名迹古刹,我都会去看,去感受。现在好的古刹,保存得很少,很多都是不断地翻修,失了韵味。而在平时,一些小佛像,小物件,都会对创作产生影响。另外,文字和历史的记载也很重要。我是把佛教当成哲学,并非一般的祈求。

 

余宏达 《看门罗汉》 34.5×34.5cm

Q:您的创作会有停顿吗?也就是说,当您在创作一幅画时,由于某些原因会将其先行搁置,转而投入到另一幅画的创作?

 

Y:这很正常,特别是现在,活动和展览很多,会有所干扰。总的来说,会以当前所进行的创作为主,画好了再去画其它画。但有时也会受到比较大的干扰,不得不先停止一段时间。

 

余宏达 《金冠》 61×42.5cm

 

Q:到目前为止,有过低潮期吗?

 

Y:目前没有过低潮期,一直都很饱满。我是那种身体状态越好就越饱满的人。就画家而言,我的年龄还是比较年轻的。艺术要在创作中找寻灵感,而非苦坐思索等待。在创作中,那种力量自然而然就涌现出来了,可能画着画着就找到感觉了 我自身还是充满能量的,就像火山一样。我马上要四十岁了,但我相信未来的十年会是最好的十年。

 

全球艺术网记者:兀食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