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人物聚焦 > 正文
专访 | 姚晓冬:我的画还不够野
发布时间:2016-09-19 10:33:57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姚晓冬:“我的经历很丰富,中间插曲也有很多,等我老了,写成回忆录,肯定很有意思。”

 

姚晓冬,1969年生,浙江海宁人,擅于大写意花鸟。现为浙江画院专职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很多人说我的画野,”姚晓冬斜靠在椅子上,摆弄着茶杯。视线越过他的肩膀,一个厚重的木制书架靠在墙边,里头整齐摆放着齐白石和黄宾虹等人的作品全集。在书架的最底端,放着被卷成一堆的书法。如若看得再仔细些,那里还有几瓶酒,“但我觉得还不够野。”

 

姚晓冬 《墨荷》

 

他自小就是一个“野孩子”,在他的童年里,下泥潭摸鱼,偷番薯都是些常事。他老家在海宁沈士,在那个年代,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小地方,他压根不知道国画是如何一回事。“就是瞎涂,颜料什么的也不讲究”,姚晓冬回忆起小时候,自己先笑了起来,也觉得有趣得很,“只要看着颜色漂亮,管它什么蜡笔还是水彩,找到一个范本,就照着样画,自得其乐。”

 

等到了初中毕业,他才算正式接触到绘画。1984年的夏天,他从父亲的朋友那里得知,众安桥那处有一个美术学校,可以报名参加。他来到杭州,在那里学了一段时间。如今,那个美术学校早已被拆除,几十年过去,姚晓冬也已记不清那是在哪条道上。

 

姚晓冬 《觅》

 

1986年,社会的现实困境首先向一个青年显露出来,为了生活,他重又回到海宁,学习驾驶。当年的驾照培训不像今天,那时是部队式的培训方式,很严格。他知道自己目前可以走的一条暂时性的路就是去当货车司机,所以他需要考出B照。

 

那年,他才18岁。而跟他同龄的孩子,此时正在教室里埋头做题,备战高考。

 

“我不是科班出身。当年有想考过,但念书不行。我是一个考数学时能睡着的人。后来有前辈安慰我,说不定你数学一好,就搞不了艺术了。”他的卷发落了下来,用手随意地往后一撩,“在那些思维逻辑性强的人眼里,一加一必须得等于二。而我是等于三的人。”

 

学了半年后,他拿到了驾照。开始了人生中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在海宁水泥厂当货车司机。在那里开了一年后又从海宁硖石调到长安镇上的海宁塑料机械总厂。依旧是做司机,送货,送机器,三天一个来回。今天在这里,也许明天就到了另一个城市。他也许在夜里出发,也许在清晨出发,而光线则像他所经历过的一切未知的行驶一样,在生长蔓延。

 

他笑着说自己开着车将整个温州都跑遍了。最南方,他到过佛山;最北方,他去过北京。

 

姚晓冬 《竹涧清趣》

 

可也就是在这里,固定的路线走向有了“偏差”。他在海宁机械总厂认识了一个喜爱篆刻的人。姚晓冬对他说:“你刻得很好。我会画画。”

 

两个人就此聊上了。那人后来跟他说:“我认识吴静初,下次他来,我介绍给你认识。”

 

当时,他内心所有在增长的情绪,喜悦或是期待,最后都凝成一个字:“好。”

 

“我就是这样认识了吴静初老师。”姚晓冬说,“他看了我的画后,觉得我挺有灵气。就收了我,从此我开始跟他学画画。”

 

后来,他投稿至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九九迎澳门回归中国画·摄影作品大展”,而这第一次投稿便获得了优秀奖。之后,他的作品又获得了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2000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的铜奖。“这两个都是全国性的专业奖,我当时很开心,是真的激动。”姚晓冬继续说,“而这个奖对之后申请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也有很大帮助。当时我老家的一个老前辈,他是嘉兴画院的首任院长。他了解到我情况后,看了我的作品,在嘉兴画院成立之初将我推荐给了嘉兴市文联。后来,嘉兴市文联经过考量后决定特招我进嘉兴画院。”

 

进入嘉兴画院后,他逐渐取得更好的成绩。2003年,他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2004年,他的作品《萧瑟秋风》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铜奖。

 

姚晓冬《清供图》

 

姚晓冬得知自己被特招时,他还是个开茶楼的小老板。茶楼里还提供蛋炒饭,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说到这,姚晓冬有些得意:“我很会烧菜。现在跟画院里的人一起出去采风,我会跟余昌梅一起抢着烧菜。昌梅擅长海鲜,我擅长家常菜。我们海宁菜的味道可好了。”他又说到家乡的一道菜,叫“红烧羊肉”,他说只要吃过他老家的这道菜,其他地方的羊肉就都不够味。

 

而在开茶楼之前,他还做过皮革生意。那种一捆捆的整张的皮他自然买不起,那一捆就得几十万。他做的是边角料的生意,按斤称,几十块一斤。这些边角料可以加工成钱包、名片夹、皮包……“我的经历很丰富,中间插曲也有很多,”姚晓冬喝尽一口茶,“等我老了,写成回忆录,肯定很有意思。”

 

2012年,他被作为人才引进,从嘉兴画院调到了浙江画院。他的画室在葛岭,创作时,从他身后的窗户远望而去,是一片笼着淡雾的湖面。从四月到来年四月,西湖永远不会缺乏游人。

 

他有时会坐在这儿发呆,时间静止下来,毫无重量。他说他出去游玩时,也爱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有时能坐上一整天。他又谈到写生:“你去一个地方,不待个十天半月,怎么能画好呢?头两天,是看。两三天后,有感觉了,就开始慢慢动笔。”在他看来,感染而至入画,是一个过程。

 

他不但被大自然的气息感染,齐白石、吴昌硕等人的作品也总是能感动他,他说:“作品有自身的气息,而我会被不同的气息给吸引。感受是很重要的。就是说得有自己的自觉性,有自己的思考。你要说艺术,说得简单,可以很简单;说得复杂,可以没个底。真正很高深的部分,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这张画美,但可能你无法说清它美到了何种程度。一旦能说清,就显得泛泛了。”

 

姚晓冬 《早秋》(李叔同)

 

他也有过创作的瓶颈期。但在他看来,这不能以“瓶颈”灌以实际意义,而是认为“当你画不出来,觉得自己画差了,其实是认识提高了,对自己的要求高了。”而这也“迫使你去挖掘,不管画得好与不好,关键是思考不能停止。”

 

“到了2001年,我有幸认识了姜宝林老师。他很喜欢我,我开始跟他进一步学习,一直延续至今。2005年开始,我进入姜宝林老师在中国国家画院开设的高研班和精英班,进行了两年的学习。”姚晓冬作为花鸟画家,他看重的是纵向的延伸,“梅兰竹菊,从古至今,有那么多人画。你要想超越,这很难。很多人说,这些题材都画烂了。但是我要知难而上。”

 

他曾拜乡邑陆秉仁先生研习书法。现在,他每天都会写三小时的书法。哪怕不画画,他也要练书法。画室里,随处可以看见他的书法习稿。他笑着说:“我老家那里更多,塞都塞不下。书法跟绘画就是肌肉与筋脉的关系。中国画以线造型。书法,就是线的结构,而在画画时,原先在书法中的积累会在笔下体现出来。气息是互通的。”

 

画室里的长桌,毛毡墨迹斑斑,如同这入秋的云层

 

桌上的毛毡墨迹斑斑,如同这入秋的云层。桌上的一角还放着四个青花老碗底,是他从景德镇寻来的。不多时,外面下起雨。窗外,与西湖相对的是带着湿意的绿色,那绿色层叠至山坡的另一边。姚晓冬关上窗户,又倒了一杯茶。

 

全球艺术网记者:兀食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