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展会信息 > 正文
张伟民“诗性工笔·花鸟画展“开幕式及研讨会概要
发布时间:2016-11-29 11:19:45 来源:中国美术报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10月19日,由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主办的“诗性工笔——张伟民花鸟画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

 

10月19日,由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主办的“诗性工笔——张伟民花鸟画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办。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文化中心传播中心执行主席龙宇翔,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何家英,浙江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柳国平,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秘书长萧玉田等领导及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郑工,《美术观察》主编李一,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部主任于洋,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任道斌等理论家出席了开幕式和研讨会。北京画院副院长、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主持了展览开幕式。

 

 

王明明我感觉伟民是一个了不起的艺术家,他有很多特殊性。第一,伟民是一个很善于思考的艺术家、是一个很有思想的艺术家。他通过工笔、写意画以及丰富的技法,传递出他形而上的思考。这个重大的问题往往被我们当代的艺术家重于技法所忽略的,所以他的展览对我是非常有启发的。第二,他是一位独特的艺术家,他把从老一辈继承来的技法和优良传统与其生活体验融合贯通,从而形成了极具特点的、扎根生活的、有自己独特感受的艺术家。第三,我觉得他是一个修养全面的艺术家。一个艺术家的技法是非常重要的,可是有很多的艺术家一辈子就在练技法,却被技法束缚了,包括我们当代的工笔画,没有从法度之中跳出来。所以我们古人说,很多是无法之法、法随心生。我觉得伟民是法随心生的,他从法中跳出来,又没有把法丢掉,是无法之法。我还能从他作品中感觉到画面的虚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意境的产生实际上不在实,而是在虚。这个“虚”也代表了中国很深的一种哲理,这种哲理我们用到画面上来说就会产生中国意境。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体会到习主席讲的中国精神,我想中国精神作为我们画面上的体现,其实就是我们要有中国意境才能体现中国精神。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应该重点去探讨这些问题,伟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范例,让我们去思考。所以这个展览,给我带来了很多思考。

 

 

何家英:由他笔下所描绘出的花鸟世界,向我们展现了无限的清幽与一派宁谧的钱塘自然风光,形成了当代工笔花鸟画创作领域独特的“张伟民现象”。他长于整体朦胧意境和精妙微观世界的把握处理,借助于光影以及画面构成关系等手段,将西方的水彩画技巧,巧妙融入传统笔墨之中,使水彩独有的痕迹感演进成体现传统精神的中国式笔墨语言,西方元素大量的运用透露出的却是中华文化传统的地道气息,极为难得。他还打破了工笔花鸟画仅限双勾填色的传统模式,明确提出当代工笔画的写意性与创作方向,形成了工笔画一种无可无不可的自由处理方式。

 

 

柳国平:能够一次集中的看到张伟民如此多的作品,尤其是工笔画作品是非常难得的,这是他半辈子的心血。张伟民是我们浙江中国画界中青年画家的代表,尤其是他的工笔花鸟画创作享誉南北,是浙江画院的骄傲,是浙江省文联、浙江文艺界的骄傲。我代表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向此次展览的成功举办表示祝贺!

 

 

张伟民致答谢词:我总以为,艺术家把对生命的认识,体现在笔墨所呈现的艺术境界上,正是承担了从生命本质向社会文化转换的职责。我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发展时代,有义务有责任将美好的、有意义,能带给人们精神享受并提升人们精神风貌的作品在艺术创作中展现出来,这既是职业所系也是自己一生的人生价值追求。昨天在布置展厅的过程中,既为自己一生努力而欣慰,实践着“以生命换取精神”的人生理念,不负人生一场,同时,又看到自己作品的不足,还有待提高的发展空间,这也就成了我今天举办个人展览的更深的意义。

 

王明明、龙宇翔、何家英、柳国平、萧玉田、姜宝林为展览开幕式剪彩

 

展览期间中国文联覃志刚、冯远副主席,张立辰专程前来观看指导。

 

由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执行主席龙宇翔陪同的俄罗斯总统文化顾问、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主席了该展,参观并就不同民族文化的发展与坚持进行了交流。

 

 

 

 

 

 

展览现场:

 

 

 

 

 

 

 

研讨会摘录:

 

 

 

研讨会名单:

 

主持:毛建波(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处处长毛建波)、王平(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信息中心主任)

 

参会专家:

 

郑工、于洋、李一、赵立忠、 裔萼、 刘墨、任道斌、章利国、萧玉田、何家英、张见、金沙、方政和、王凯、张伟民

 

 

毛建波:张伟民老师之所以在工笔画领域开辟一条新路是在形而上做了一些硏究,能不能在形而上有所突破,为中国工笔画的现代历程走出一条比较好的道路,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如何解决内涵跟技法两者都提升,而且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们工笔画界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要点摘录,以下文字皆为研讨会摘录)

 

 

何家英(中国美协副主席):今天的工笔画家多注重技法,忽略了绘画自身内在的形而上追求的意义,这确确实实是工笔画存在的一个大问题,伟民在创作实践中重视从精神层面上突破,在当代工笔画领域是独特的。今天,我们还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艺术家思维上的一种惰性。在特别强调创造性和个性的时代,张伟民躲开了别人一贯走的路,他把写意和工笔有机地结合起来成功地展示了他的绘画样式,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法问题,而是他内在修为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才能创造出具有文化气息的艺术境界,所赋予了诗性是出自他自身的学养、心性所形成的。

 

 

萧玉田(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我感觉他不仅仅在绘画技巧上下工夫,更重要是在文学修养上。有其厚重的学养,他才能回眺历史与文化根源,寻找艺术内质的价值核心。他把自己的内心化为精神意象,贯注画内,所以他的作品体现出文学性和书卷气,他画作的文心源自于他内心储备的强大而丰富的学养与精神资源。他是在以一颗诗人的心和诗性思维与自然做亲密接触,观照万物,体悟大自然的灵性,然后把它化为诗性的表达,实现了精审物理与诗意表现的统一,使作品由内而外生发出灵性。以鲜明个性化的艺术语言成就了自我,确立了他在学术界的高度。

 

 

裔萼(中国美术馆展览部主任):西湖在中国历史上就是一个诗意的存在、就是一个文化的存在,所以张伟民这个展览以诗性工笔为题是特别恰当的,作品也是深得西湖的诗意和灵气。在中国画工笔画当中的写意表达,其实就是主观心性的一种表达,在张伟民的作品当中,还有对中国诗化的追求,这是在世界艺术当中有它独特文化价值的地方。

 

 

张见(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院副院长):伟民老师有一方印"实入虚出",印文对我有某种触动。一方闲章,更应该是伟民老师对于创作非常重要的艺术追求。对于工笔画,"实"相对从技术层面上是比较容易做到的,但论道之高下,又皆应在"虚”处。“虚”本身又有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的属性。从技法上来说,显然伟民老师这么多年的实践总结出了一套富有“张伟民特色”的绘画技法。从造型也可以看出伟民老师对于传统绘画的修养,好多造型都可以连接古人,不仅毫发毕现却又须眉尽染,多有四两拨千斤之妙。伟民老师身向传统心往当代,以自己多年的绘画实践行笔墨开拓创新,同时坚守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之底线。

 

 

金沙(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副会长):他的画里面充分地感受到他不同于古人的、让现代人感觉非常亲和的现代诗意,同时又从他的画面背后感觉到,他对自然、对生命那种坚毅的认知和果敢刚毅的性格。他的画既传承中国千年的绘画传统;又以抒发当代情怀为着落点。从不拘泥于已有的绘画程式,遵从自己的内心,遵从对客观事物的感悟。

 

 

任道斌(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我认为他一直在用一种恋爱的心情、初恋的心情去追求艺术上的造诣。我就想他的画,风、月、夜、雨、暮,他都是在这种场景当中启发他的灵感。工笔画往往让人产生一种比较死板的感觉,但是他的画就没有这个感觉了。

 

 

章利国(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伟民的画有一种朦胧之美,这种朦胧之美跟中国画写意精神相契合,他把工笔的细腻跟写意有机结合,追求一种诗性的外化。伟民的画已经复归平正,这是书画最高境界,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是少数。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淡然,他不太在乎功利、各种评价批评。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回到形式上,就是彩和形、墨和意,这两对关系。色彩的运用是工笔画的特点。张伟民没有把色彩的问题抛弃,而是将用笔与色彩成为你绘画形式的抓手或者着落点。所体现出的路径,就是由近及远,你拉开了一个空间或者我们讲的纬度,使作品画面有了深度、厚度,形成朦胧、模糊。在化解的当中你注入的是个体情思,以情化诗,包括你的思考,对绘画的看法,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生命的看法,你都是用一种情的方式去化解。我们在他的画面前会忽略一些东西,但看到更重要的东西,看重的就是人的生命的存在。

 

 

丁宁(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今天看到这个展览,多多少少有点兴奋,他走了另外一条路线,不是说加一个手机符号让人感觉到有现代感,而是一种无所不在的生命感,这种生命感是一种存在感。这个存在感恰恰是我们今天的人特别需要的,这也是心理学中经常提到的概念——高峰体验。从画展似乎看到一个迹象,就是张先生在追求一种有技巧的无技巧感,做工笔的人喜欢炫技,一定把最好的技术全表现出来,但是这种表现往往让人关注的是技巧本身,而不是技巧所应该传达的生命情志。那些成功的作品挥洒之中似乎忘记技巧的感觉,我觉得这是最佳状态,有技巧不刻意凸现这些技巧的痕迹,非常有意思。张先生将来可以考虑不仅在国内展,也可以拿到国外展。

 

 

刘墨( 北京大学文化历史资源研究所研究员):“诗性工笔”应该作为当代工笔画界,或者说是当代画坛特别特别有价值的学术问题来讨论。我们如何能通过一个“途径”,再回到工笔画的里面去?伟民兄这个“诗性”是抓得比较准的,中国的画家是应该用诗的形式、诗的方式来思考问题。 “工”和“写”是不同性格类型画家的处理方式,比如说傅抱石表面看是“写”,但我觉得他是“工”;伟民兄表面是“工”,但是实质上是“写”。所以伟民兄这个“诗性工笔”,应该在当代画家里面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学术课题,应该深入研讨下去。

 

 

李一(《美术观察》主编):大家谈到伟民先生作品工笔谈的比较多,而且毛建波先生作为策展人把他的画定义为诗性工笔。但我想他所呈现的意义不仅仅是工笔,他的作品从表现手法也好、从表现境界也好,更多的是写意精神。张伟民的意义应该说是他开拓了工笔的领域,把原来的我们印象中的工笔画画活了,或者说解放了工笔。从画面上我们都能体会到。包括看他展厅里的手稿,里面有毛笔的轻重缓急,把鸡冠花的神态画活了。实际上张先生是很讲究的,注重生活品质,题目都取的很有诗意,《一池千古月》《月出惊山鸟》《轻露抚珠房》等题目都是具有古典诗词的诗意,但是形式表现又有是现代的,把古代和现代糅合的这么好,这一点让人看了以后很受启发。

 

 

赵力忠(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从整个展览中我所看到的东西,更多的还是看的“意”,这个“意”有三个方面,一个还是我们一般来说的传统工笔画的意境。其二就是中国画方面的很写意的东西。再就是随意性,他的诗不是很严格、很死板的东西,有他的随意性。他运用勾、擦、点、染等诸法,突破了传统工笔绘画单纯以线和以染为主的程式。把勾和擦,尤其擦的部分用的很活,把写意的方法用过来了,所以造型给人感觉既轻松还大气,给人感觉这个画面和作者本人都一样心胸坦荡。坦荡这个词我是在看画的时候找到的感觉,包括一楼的大画和二楼的一些小作品。伟民这一点做的不错,既有一定的格调又有一定的追求,同时又不俗,既不俗又不高高在上。

 

 

于洋(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部主任):张伟民先生的诗意工笔具有某种兼容性。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或者说不同的时代来审视这样一种诗意,因为这个诗意有传统的诗意也有现代的诗性。他的作品中工笔画技法后的形而上的东西以及清正之气。工笔画本体性有工笔画精微之中见妙趣的东西,这里面要出格调仍然是当下工笔画本体性所要解决的话题。如何精微之中见宏阔,呈现画家的心性?这在今天伟民所传达的“诗性工笔”所描绘的作品中,可谓体现的非常的贴切。

 

 

方政和(北京画院专职画师):虽然没有题跋,但是背后有很大的诗的空间在。张老师的画有特别强的音乐感,开头第一张就像斯卡拉的音乐一样,您以后除了请古典诗词家帮您作诗,还得请音乐家帮您策划场音乐会,从你作品中邀请20件作品作曲开场音乐会,你过十年办展览可以介入音乐会的元素。我觉得您的画具有所有这些丰富的内涵,所以我们期待着。

 

 

王平(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信息中心主任):他是兼具学者与诗人气质的画家。他笔下的花鸟富于文人画气质,体现出画家的“器道并重”。他是坚持写创作笔记的人,一个修养很全面的人,这样的人符合中国传统对于人的要求,敏于行讷于言。在工笔画的创新上值得我们关注,他的创作更像是大花鸟的歌剧,很多画是中间级,很少是聚焦,既清晰又朦胧。他的画空间大,但是画的很繁密,内容很多,如果处理不好就会琐碎、就会闷。他的诗性在他的画当中有很多重复,重复当中见开合。他的色彩往往是大片泼彩,色彩统一,体现出现代感,一种抽象构成因素。他的画面偏于婉约,又有豪放的一面。有的画面感觉像在燃烧一样,温文尔雅中又有一种爆发力,这是他诗性境界的体现,非常别致。他重视境界,也重视格调,格调当中偏重清雅之气。这次画展让我对他的学术性的脉络更清晰,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张伟民:我不说感谢两个字了,是受宠的感觉。第二,希望理论界一定要关心当代工笔画的发展,要带着历史的责任。所以我也替我们工笔画学会、工笔画研究院恳请大家多批评,不仅是为我,更是我们一大批在摸索苦恼的、有历史担当的画家们。感谢大家!

 

张伟民汇报诗性工笔画的创作体会:

 

 

 

 

 

 

特别鸣谢:

 

北京画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王明明;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文化中心传播中心执行主席龙宇翔;

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何家英;

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秘书长萧玉田;

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陈孟昕;

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长孙志钧;

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院副院长张见;

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副会长金沙;

浙江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柳国平;

浙江省美协副主席、秘书长骆献跃;

浙江画院院长助理陈虹;

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任道斌教授;

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处处长毛建波;

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章利国教授;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所长郑工;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赵立忠;

《美术观察》主编李一;

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主任、专职画家何加林;

中国国家画院办公室主任、专职画家乔宜男;

天津画院院长贾广健;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专职画家陈鹏;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部主任于洋;

中国美术馆展览部主任裔萼;

北京大学文化历史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墨;

《边缘.艺术》主编许宏泉;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北京分社社长吴重生

《人民日报》海外版新闻部主任孔晓宁。

 

作品欣赏:

 

冷泉  82cm×115cm  纸本

 


 浮香 47cm×60cm 纸本
 

 乱红飞过秋千去  195cm×173cm  纸本设色

 

 仲夏之梦  82cm×53cm  绢本设色

 

 积雨初霁  80cm×110cm  纸本设色

 

 红霞满江吹不起
 

 艳阳天  125cm×49cm  纸本设色

 

一池千古月  170cm×192cm  银箋

 

风月无边  230cm×380cm  纸本设色

 

晦晦明明  68cm×89cm  纸本设色

 

小径四时花  185cm×392cm  纸本设色

 

天香夜染衣 91cm×114cm  绢本设色

 

 倩影  102cm×66cm  绢本设色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