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张友鹤旧藏:北宋古琴亮相匡时秋拍 估价700万
发布时间:2016-11-29 13:58:33 来源:新浪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张友鹤旧藏北宋古琴亮相匡时秋拍,估价700万。此古琴名为“秋塘寒玉”,为仲尼式,腹内刻“崇宁三年制”(公元1104年)。

 

lot3252

 

lot3252

北宋 仲尼式古琴“秋塘寒玉”张友鹤旧藏

尺寸:长118厘米

材质:桐木

来源:张友鹤旧藏

著录:李建正著《我国近代杰出的古琴家张友鹤》,

《交响•西安音乐学院报》,1985年4月2日期刊。

铭文:“秋塘寒玉”

钤印:“退思亭印”

腹铭:“崇宁三年制”

RMB:5,500,000-7,000,000

 

铭文:“秋塘寒玉”

  钤印:“退思亭印”

  腹铭:“崇宁三年制”

铭文:“秋塘寒玉” 钤印:“退思亭印” 腹铭:“崇宁三年制”

 

“秋塘寒玉”古琴,为仲尼式,腹内刻“崇宁三年制”(公元1104年)。这一年北宋皇帝宋徽宗建立“画学”,这是最早皇家成立的美术教育机构,可以说在这一年为我国文化艺术发展史上最为繁荣的时期之一。宋徽宗极为喜爱古琴,从著名的绘画作品《听琴图》可窥一、二。受到皇帝喜好的影响,古琴收藏风靡朝野,宋代相关古琴的著作颇多,如宋末的周密著《云烟过眼录》,蔡京之子蔡絛著《铁围山丛谈》纪录的宫廷藏琴,以及关于古琴转让、买卖的纪录见王辟之《渑水燕谈录》,曾敏行《独醒杂志》中的《世宝雷琴》等等。宋人藏琴多为唐代名琴,如宫廷内藏的“百衲”、“春雷”、“玉涧鸣泉”、“秋塘寒玉”、“鸣玉”等等,其中“秋塘寒玉”古琴根据《云烟过眼录》记载:“南北名琴绝品,昔聚于宣和,后归之残金,今散落见存者如‘春雷’蜀人雷威作……‘秋塘寒玉’雷氏斲,唐承旨收;……”。可见“秋塘寒玉”为唐代著名的雷氏斫制,为宋代宫廷所藏。本拍品腹款“崇宁三年制”,应为宋人钦慕唐代雷氏斫制的“秋塘寒玉”唐琴而仿制的。虽为仿制,但根据史料对雷氏琴的音韵特点的纪录,见《琴苑要录·碧落子斫琴纪记》说:“雷琴重实,声温劲而雄……”。再根据百代公司给张友鹤灌制的唱片《平沙落雁》可知,其音清润,与资料记载的“温劲而雄”相符,实为是宋代精密仿制雷氏“秋塘寒玉”之作,不愧为宋徽宗在位时期艺术高度发达之年所斫制。

 

腹内刻“崇宁三年制”楷书,字体工整,横竖之间显露出宋代楷书书法的古朴清雅。据《云烟过眼录》中的《志雅堂杂钞》记载,崇宁年间斫制琴的名家有朱仁济、马希仁、马希亮,为官家制琴能手,徽宗下令御制的著名的“琼响”琴正是出自马希亮,而腹款署“马希亮”人名款者甚少,而此件拍品虽未落人名款,但从琴的制作、音韵、署年号款、“秋塘寒玉”的书法水平而言,是出自名家之手,或许正是出自朱、马兄弟之一善未可。

 

 

“退思亭印”的“退思亭”为谁之名号,尚缺乏资料可查。目前所知最有可能的是明代薛瑄(1389—1464年),字德温,号敬轩。河津(今山西省河津县)人。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河东学派的创始人,世称“薛河东”。官至通议大夫、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薛瑄写有《退思亭记》“思所当思,则德修职举;思所不当思,则坏法败纪”。古人用印,刻有多种,有字号印、闲章印,还有自我个性标榜的印文,这其中包括曾经写过的著名文章、自我喜好的园林、建筑等,薛瑄因写了“退思亭”而刻“退思亭印”也是很有可能的。古琴历代价格昂贵,非一般人所用,为得到一把上好的古琴是需要一掷千金的魄力方可。《红楼梦》中,贾宝玉看到林黛玉看“琴谱”就曾说“林妹妹看的是天书”,可见即便在清代达官贵人的公子哥也未必懂得“弹奏古琴”。故而,在追溯上好之古琴藏家之时十分必要地往著名的文化人靠拢,因北宋古琴本流程十分稀少,能传世的资料并不好找,此琴是否明代薛瑄曾经藏过,待考证。

 

  参阅:宋徽宗《听琴图》(图中宋徽宗所抚的正是仲尼式古琴,在制式上与本品一致,本品为标准北宋仲尼式古琴制式)

参阅:宋徽宗《听琴图》(图中宋徽宗所抚的正是仲尼式古琴,在制式上与本品一致,本品为标准北宋仲尼式古琴制式)

 

本拍品为现存流传在世的少数北宋古琴之一,且为宋徽宗年间所斫制琴,据上述的资料可知,宋代宫廷中的琴“归自残金”,部分古琴遭遇惨状,甚有埋入泥土之中遭受摧毁,不少名家资料埋没在尘土之中,包括这把古琴资料尚待考证。而据张友鹤后人告知,这件古琴在购买之时已是破损,在1919年携带至北平修复,张氏逝世后未曾弹奏亦未做修复,故其漆面保存程度较差,甚是可惜。虽如此,在此琴的侧面中可显出“原貌”,它的漆面闪耀宝光,如同蕴藏宝光的铜器一般,闪耀出满天繁星般的光芒,此种漆正是北宋晚期出现的“八宝灰”,即漆的灰胎之下不裹葛布,而是在鹿角灰中混以黄金、白银、珍珠、玉石、玛瑙、珊瑚、贝壳之碎屑,是十分名贵的材料制成漆面,且其漆面较后代的厚一些,从北宋至今岁经九百余年,十分不易,是研究宋代古琴的重要实物。且为近代古琴大师张友鹤遗珍,倍为珍稀。

 

张友鹤

张友鹤

 

节选自《我国近代杰出的古琴家张友鹤》

 

文 李建正

 

张友鹤先生(1895-1940),生于光绪二十一年的陕西省朝邑县迪村,原名张鹏翘,是近代杰出的古琴家,师从王露(心葵)先生,属山东诸城派古琴流派。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以古琴家的身份应百代公司录制了四张唱片,这是我国最早灌制的古琴唱片,分别是《平沙落雁》、《渔礁问答》、《捣衣》和《阳关三叠》。他在国内最高学府内从事古琴教育及研究工作,曾先后任教于北平大学、京师大学、北京大学等从事古琴教师工作,在古琴的理论和教育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张友鹤的后人至今仍完整保存了张先生“国立北京大学”的“聘书”,由“蔡元培校长、陈大齐代理校长”签字写于“中华民国十九年二月一日”、另一张同是国立北京大学的聘书则是“校长蒋梦麟”签字写于“中华民国二十年九月二日”,(还有其他大学的聘书,未细说)从现在来看,这样的聘书已经是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中华民国十九年二月一日北京大学聘书(校长蔡元培)

中华民国十九年二月一日北京大学聘书(校长蔡元培)

 

中华民国二十年九月二日北京大学聘书(校长蒋梦麟)

中华民国二十年九月二日北京大学聘书(校长蒋梦麟)

 

他与北京大学的缘分早在1917已结下,这一年他考入北京大学,读了预科之后第二年顺利升入本科攻读哲学系,在北大校园,他意气风发、求知若渴,他对古琴和古诗的兴趣十分浓烈。古琴和古诗是陪伴他走过一生的两大爱好,自从他结识了王露(山东诸城派著名古琴家)和黄节(北大讲古诗的先生)便与古琴、古诗结下了不解之缘,二十二岁的张鹏翘的身影时常出现在这两位先生的讲坛上,不久他对古琴、古诗的的喜爱远远超过了他专修的哲学。

 

著录

著录

 

百代公司灌制的《平沙落雁》,正是用此琴弹奏

百代公司灌制的《平沙落雁》,正是用此琴弹奏

 

1922年鹏翘与北平女子淑媛结婚,为了学业他在第二年春送别妻子回陕西,独自在北京继续北大的学习,同年初冬便收到北大研究国学门寄来的研究证,公函上写着“……台端之成绩已由本学门委员会审查合格,除在日刊上发表外专此函告。”研究证上的题目并非他的相关哲学专业,而是《古琴曲谱系统的研究》。鹏翘在北大研究工作了三年(1924-1926),这三年期间,他翻阅大量资料,考证分析了各流派琴曲的特点。他的研究笔记《琴曲异同》共分析了一百四十九首琴曲。分析的方法是把不同的版本的同名琴曲对比研究,找出琴曲的流传的演变。这一研究工作量巨大,可想每首琴曲至少有七、八个版本,多则几十个版本,分析一百四十九首琴曲等于研究了一千四百多首琴曲,工作量极大,他的专研精神着实令人敬佩。除对琴谱作大量的研究之外,鹏翘还在北大日刊上发表了一些学术论文,有《古琴声律》、《古琴指法》、《琴学源流》、《学琴浅说》等。

 

1927年张友鹤参加了刘天华先生倡导的国乐改进社,在当时国人认为音乐在我国是最没有长进的学问,与会者一致认识到我国音乐在历史上有数千年可贵的事实,但历经灾乱破坏,人才逐渐减少,制造乐器的工人只图渔利,工艺越来越差,研究乐理的人更是寥如星辰。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不禁栗栗畏惧,故而组织国乐改进社,并发表音乐杂志以进步思想救当时每况愈下的音乐。

 

德国大公馆信函   
北京大学音乐会导师聘书

  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音乐会邀请函

德国大公馆信函 北京大学音乐会导师聘书 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音乐会邀请函

 

可以说张友鹤的一生都献给了古琴,1927年张友鹤参加了刘天华先生倡导的国乐改进社,以进步思想救“音乐无长进的学问”的境遇,在1928年在北平的陕籍子弟学校弘文中学的校长兼古琴教员,后又再国立京师大学理科任音乐导师、蒙藏专门学校师范班任音乐教员。1930年,回到母校北京大学担任音乐会导师,后又在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任讲师,在女子文理学院音乐系任古琴导师。忙碌的一生皆为古琴,似乎未曾浪费一点时间,甚至在1928年他妻子去世都未曾见上一面。老年的他回到陕西迪村老家,在房内弹琴、研究资料,整理了五本琴谱,共计一百二十六首琴曲。至1940年初春,张友鹤的父亲与世长辞,他也因此悲伤过度身体状况急下,就在他父亲去世的百日后张友鹤也随之而去。他的辛勤专研古琴的一生正如他在《励志》一诗中写道:“……年华逐逝水,一去如流星。收获期岁晚,青春当力耕。”

 

令人惋惜的是,张友鹤先生耗尽一生的古琴研究的资料,流传下的稀少。试想他在多所高等学员中教学,是对古琴有着卓越贡献的学者,应是桃李天下、闻名世界,然而后人记住其名的确不多,也许这与他寡言少语一心扑在古琴研究上有关,社会的动荡及诸多外在因素导致资料的遗失无疑是古琴研究的一大损失。在一九五七年中国音乐家协会派遣查阜西先生和许健、王迪同志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古琴采访工作。七月,他们一行风尘仆仆来到西安。陕西省群众艺术馆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把已收集到的张友鹤先生的遗谱、大量手稿和笔记全交给查先生鉴定选择。当查阜西看到张友鹤先生的研究笔记时大吃一惊,他情不自禁地说:“张友鹤先生所研究并已经解决了的问题,我们连想也没有想过……。”他当即把那本珍贵的手稿借走了。祖国又经过了多年的动乱,不幸查阜西也去世了。陕西省群众艺术馆原来收集到的张友鹤先生的遗物,在动乱中不翼而飞,陕西曾派人去中国音协索要张友鹤先生的手稿,但亦未找到下落。张友鹤先生的亲属张青山同志和张家鹤同志,在动乱中千方百计地保存了张友鹤先生的部分手稿和遗物,其中有先生使用过的“秋塘寒玉”等三张琴、先生的诗稿、部分手抄曲谱等。

 

张友鹤诗集原稿

张友鹤诗集原稿

 

张友鹤先生藏有三把古琴,“秋塘寒玉”、“远泉”、“含清”,其中挚爱的正是这次的拍品“秋塘寒玉”。他曾在自己的诗集中专门为此琴写了一首诗《朝起》:“盥漱新秋水,徐步觉神清。红日照露葵,好鸟向我鸣。拂轸扣寒玉,指下音泠泠。”幸运的是张友鹤的后人保存下了他的诗集,向我们展示了他清秀工整的楷书,可见书法功底深厚,其字如其人正直、严谨、认真。可见此诗作于民国十年(1921年),诗词后题写注释:“寒玉谓秋塘寒玉,余所藏古琴,名宋徽宗崇宁三年物也。”这把古琴是本次专场中年代最古老的琴,腹铭里面楷书写“崇宁三年制”单竖行五字楷书,书写规整利落。这把琴是张友鹤在1919年购自陕西朝邑县赵渡镇一个姓谢的世家,当时花了八十两银子,张友鹤在得此琴时已破损,携至北平修复后方始试音质,其音古雅清亮,余韵悠长,这是元明清的古琴所不能及的。在那次修复之后,这把琴的漆面未曾处理过,其后人将此琴作为对张友鹤的思念,不舍得动其“毫发”,便依旧保存至今。据张友鹤的后人述说,当时录制百代公司的唱片《平沙落雁》,用的正是这把北宋的“秋塘寒玉”,恰巧如今网络发达,资源丰富,尚可在网上找到张友鹤在百代公司录制的《平沙落雁》,碍于唱片翻刻至网上音质不能还原,但尚可窥听一二。

 

拍卖信息

 

北京匡时十周年秋季拍卖会

预展:2016年12月2日-12月4日

拍卖:2016年12月5日-12月6日

地点:北京建国国际会议中心

(建国门内大街9号 原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12月5日 星期一

 

A厅

10:00 近现代及当代书画专场

14:00 王孙逸兴——溥心畬书画专场

15:00 清波轩藏名人书法专场

16:00 见山楼藏书画专场

19:30 澄道——近现代绘画夜场

20:30 畅怀——近现代书法夜场

 

B厅

10:30 推陈出新——近当代陶瓷专场

13:00 风华绝代——明清瓷器专场

14:30 作意——佛教艺术专场

16:00 神工妙造——古董珍玩专场

17:30 浮翠流丹——私人藏珊瑚工艺品专场

 

C厅

10:30 珍稀名酒(一)——国香馆藏佳酿

珍稀名酒(二)——威士忌

13:00 天工紫韵——藏乐阁当代紫檀家具专场

13:30 珠宝及西洋古董专场

 

12月6日 星期二

 

A厅

09:30 百年遗墨——二十世纪名家书法专场

14:00 古代书法专场

16:00 古代绘画专场

18:00 二知轩藏历代书画专场

20:30 澄道——古代绘画夜场

21:00 畅怀——古代书法夜场

 

B厅

13:30 弦话百年——私人珍藏提琴专场

14:00 从十倒数:张颂仁先生重要私人收藏

14:30 先行者之路:二十世纪现代艺术

15:30 当代艺术专场

19:30 静观——重要私人收藏明清工艺品夜场

20:00 天工开物——瓷器工艺品精品夜场

21:00 瑞福集臻——宫廷艺术珍品夜场

21:30 乾坤堂——私人藏瓷玉工艺品夜场

22:00 百雅之首——重要古琴夜场

 

C厅

10:30 方寸乾坤——印石篆刻专场

13:30 可以清心——紫砂及茶道具专场

15:00 寻味求真——祺昌号茶事茶叶夜场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