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原来,我们的艺术已经成为当今时代最大的骗局!
发布时间:2015-08-19 14:14:00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对于当今艺术领域的失望,是人所共知的。几乎所有的艺术表现都是那么让人汗颜,甚至无耻。当今到底有谁又能够配得上是位艺术家呢?我们不仅不能奢望我们的艺术会不会出一位所谓的大师,大家,其实就连他们最基本的人文修为底线,也让人有所怀疑。

昨天本号转载《画坛骗局:游龙假戏凤,请君入瓮深》,揭秘某些艺术家因为交游不慎而被人蒙混上当受骗的事情。谁能想到,竟然就会接到许多朋友——包括我们广大的订阅者,我们忠实的微信圈无数的“叫好”。不仅没有一拘同情之泪,一抔惺惺之情,还大都是一片“活该”与“喝彩”之声。一副满满的痛打落水狗而又唯恐不及的架势,就像我们的社会每每都在提倡的那种正能量。

为什么会这样呢?小编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为各位艺术家们仗义执言的想法,但是幸灾乐祸的事情却也还是不希望发生。为此随机询问几位朋友,也大都一番很是不屑的言辞。所谓为人师表,为人创作精神食粮的艺术家,竟然就会掉进这样那样的狼夯陷阱里,如此低级的错误也会如此低级的不堪,那就真是让人不可理喻!这样的艺术家修为也自然就不值得可怜。所以,就不必再有同情一类。认真地计较起来,反倒是更加地让人可恨了——这些道貌岸然的不堪入流,就骗了我们这么多人,骗了我们这么些年!现今剥下他们的画皮来,也还有点儿嫌晚呢!

对于当今艺术领域的失望,是人所共知的。几乎所有的艺术表现都是那么让人汗颜,甚至无耻。当今到底有谁又能够配得上是位艺术家呢?我们不仅不能奢望我们的艺术会不会出一位所谓的大师,大家,其实就连他们最基本的人文修为底线,也让人有所怀疑。

时代本来就是这样,无论是怎样的三教九流,只要扯一扯艺术的幌子,就完全可以为所欲为的。所谓上行下效,当然就要先看看那些颇有资本来历与硕大派头,自以为很是高级的人物来登场亮相了。

某位当今正红的协会主席,为了彰显自己真正过硬的军政背景,所有展览就都是政府与军方殷勤备至的吹捧与迎合,无论什么时候身边都要有至少一位大校作为跟班,这样的虎皮自然能够虎虎生威而威风八面!

而某些人等便因为不能有此排场,就要别开生面,就一定要有无数的洋人朋友作为吆喝,奉承洋大人的喜好,拜赐洋大人的脸面,各种各样的风头正劲也一样可以一时无两!

举凡种种,究竟与艺术之本质有何关系有何联系,这是无人过问的。当然也一样无人过问那些冠冕华盖也只是些尸位素餐虚与委蛇;那些红毛碧眼也只是些漂洋过海的蠢货垃圾,却就能给这些洋洋洒洒堆积出无限的威严与精彩来。

诸如此类的艺术家之多,也难以胜数。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他们就只是考虑自己所能得到的那些实惠而已,所谓艺术也就只是稍作标榜的幌子罢了。如此,也就有即便是以匿名方式在各种展览上出售自己的作品,也一定会有人及时向买家群体透露须臾不可即离的官家身份。而更有某些恬不知耻的做法是公然邀请或者登门某些稍稍水准的艺术家,向他们展示自己的创作,并相互交换作品,接受馈赠作品等等,这一类的问题源远流长,即便那些艺术从业者也都是巴不得的讨人欢心而已。如此也不必概指与具名,叭儿狗从来就有的软骨病,现在的人们大都已经不屑于呵呵了。

书画作品的售价取决于其拥有实际权力乃至享有官阶的高低,或者是权力淫威与势头胁迫,这历来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所在。如此侵占下的艺术市场,使得一些真正的艺术从业者也并不会走投无路,也就要当仁不让地走出自己的路来。既然论资排辈不能有这样那样社会关系的,却也一样可以借助一些这样那样的资源,制造无限的事端,进行各种各样的大肆宣传。

譬如,在一些竭尽所能的趋应供奉之下,便可以在某些公开场合露脸,与一些军政要人演艺人士乃至各种各样的所谓公众人物社会名流合影,再大肆吆喝一些已经将自己的大作捐赠给中国乃至外国什么美术馆、艺术宫、大都会、皇室,说自己作品是被他们相中收藏了等等,这也就有了各种各样大造舆论的借口。

这些数几千年长盛不衰的套路,至今也仍有乐此不疲。而随着某些热点的来临,也更要借机跟风炒作一把。几年前有人竟然就不知通过什么路子,把自己的书画作品,通过“神舟”送上了天了,为此也还有各种风光场面的“送行”、“开仓”仪式,其自我营销的构思不可谓不奇,宣传不可不力,然而这些,又究竟与他们所谓的艺术有什么关系?

也更有一些不得势不入流的,也还有各种各样的无所不用其极。譬如挖空心思地编辑出本一些画册,譬如《中国画家实力派五人集》,《当代画家六人选》、《古今画梅八大家》等等,拉郎配上一些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等众所周知的人们,那第五位、第六位,以及画梅画荷的高手,自然就是这位自己捉襟见肘也要出资的大佬本人,或者是如此天真地排列一番,自己也就可以一样比肩了。这样的低级幼稚,简直就是让人不可理喻的,又有谁来供奉这样的宝座?

某些精明的人们深谙现在的艺坛登龙术其实与作品的水平无关,而与切实的权力有关。于是这也就有了许多头衔一大堆的画家。从中央到省会,从省会到市级;又从官方到民间,从民间到海外,随便几个人马串联组团一下,便可诞生各种各样的主席、副主席、院长、副院长,因附学校学院之类,自然也就有各种各样的教授,专家,乃至这家那家,以及还兼任着各种社会头衔,各样活动的主持与评委等等,社会责任重大,为人天地良心,自然就会流芳百世,但是到底又与艺术有啥关联呢?

 

好大喜功是由来已久的事情。喜欢得奖的艺术家即此就可以更加风光八面。虽然各种正式的比赛或许缺乏舟度而难以问津,却就可以钻营各种巧立名目来满足无尽的虚荣。比如纪念某某诞辰、纪念某某讲话、以及纪念各种巧妙策划的战争胜利,以及各种名头下的国庆,回归、乃至各种子虚乌有的节日庆典,旅游风景景点活动等等,只要运筹帷幄觥筹交错一番,这样的大奖也会得到许多,整出一个又一个的金碧辉煌,却也好不风光!

某些比较注重实际利益,所谓讨厌虚名的人,也可以综合利用现在各种各样的社会资源,来讨一些实惠。譬如,与各家拍卖行拍卖公司合作,能够通过某些伎俩把自己的作品拍卖到近乎天方夜谭的天价,于是也就有了攀升的资本。也还有人反其道而行之而更大获利。比如,利用某些人脉组合关系,自己给自己造一些假货,公开发表声明宣称自己的作品有了赝品等等,各种风生水起也只是为了抬高自己。却也只是为了骗一骗人,让更多大众做了受害者吧!

骗子们大都是以专家教授的头脸来见人混世,自然也就是这得天独厚的艺术圈里的居多。如果说各种各样冠盖与头脸的专家们都是骗子或许会有所冤枉,而在这精华所在的艺术领域,却也并不见得能够冤枉多少。在当今骗子漫天飞的时代,为了钱,什么道德,伦理都可都可沦丧,什么灵魂,肉体都可以出卖。

艺术圈明明已经成为最多最大骗子横行的世界,我们又怎么为他们叫屈呢?着实该打!

 

(作者:傅艺 责编:伽蓝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