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展会信息 > 正文
北京的博物馆里看世界珍品
发布时间:2015-05-15 11:45:01 来源:北京日报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索菲亚·罗西菲芙娜·门特尔肖像列宾1887年作笼式小鸟报时表1814年前后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蝴蝶形猎装怀表1800年前后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赵婷齐方下周一就又是国际博物馆日了。世界那么大,各地博物馆里收藏的宝贝那么多,你是不是很想去看看呢?

索菲亚·罗西菲芙娜·门特尔肖像 列宾 1887年作

笼式小鸟报时表 1814年前后 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

蝴蝶形猎装怀表 1800年前后 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

下周一就又是国际博物馆日了。世界那么大,各地博物馆里收藏的宝贝那么多,你是不是很想去看看呢?巧了,北京的几大博物馆里刚好都有来自国外的好展览—

对俄罗斯文化情有独钟的,不妨去国博转转,盖依所绘的托尔斯泰肖像、列宾笔下的《集会》……“特列恰科夫画廊藏巡回画派精品展”是国内有史以来最系统的巡回画派展览,“这些画作将带来那个似乎早已远去时代的生活气息,重新勾勒出人们过去的生活及伟大艺术家进行创作的精神家园,他们通过自己的能量、创造力和辛勤工作铸就了俄罗斯历史。”

喜欢克利姆特吗?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的“奥地利百年绘画展1860-1960”上,大名鼎鼎的克利姆特和席勒的作品首次来到北京。和它一起漂洋过海的还有奥地利各位重量级艺术家的作品。

热爱钟表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能错过首博的“瑞士钟表文化之源”展,古董钟表、怀表、腕表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钟表制作工具……350件来自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和江诗丹顿的精美展品,再现了人类测量时间的历史,带我们穿越时空,去探寻“时光之芯”。

在家门口就能看到不老少远道而来且只做短暂停留的艺术珍品,这个周末,约吗?

国博 品伏尔加河回响

去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成功举办了“列夫·托尔斯泰与他的时代”展览,唤起许多中国观众的温暖记忆。目送托翁背影,又闻“伏尔加河回响”—正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特列恰科夫画廊藏巡回画派精品展,35位俄罗斯画家的64幅作品,是国内有史以来最系统的巡回画派展览。

展览以列宾《巴维尔·米哈伊洛维奇·特列恰科夫肖像》、克拉姆斯柯依《养蜂人》与瓦西里耶夫《伏尔加河沿岸泻湖》3幅画开篇,分别对应了该展的3个关键词—特列恰科夫画廊、巡回画派与伏尔加河。

位于莫斯科的国立特列恰科夫画廊是世界上收藏俄罗斯绘画作品最多的艺术博物馆,此次展出的画作,许多是直接从画廊墙上摘下运至中国,足见对这个展览的重视。

巡回画派是19世纪俄罗斯最重要的画派,将现实主义的丰富魅力带入视觉艺术领域,让人们感受到“美就是生活”(车尔尼雪夫斯基语)。

“伏尔加河之于俄罗斯人就如黄河之于中国人。” 该展中方策展人王抒如是说。

讲述巡回画派风俗画的第一单元“生活、真理、坦诚”,可谓核心,体现了19世纪俄罗斯绘画的最高艺术成就。彼罗夫的《溺亡的妇女》、普里亚尼什尼科夫的《空雪橇》、马科夫斯基的《等待》、列宾的《晚会》……与当时以神话和圣经题材为主的学院传统截然不同,这些画直面现实,描绘了俄罗斯社会各阶层人物、人际关系和生活事件,全方位展现俄罗斯的社会生活与精神世界。俄罗斯人的悲伤与欢乐、沉思与行动、苦难与希望,也成为一个个凝固的瞬间,烙印在历史记忆的深处。而这又何尝不是巡回画派最重要之所在?

让中国观众最感亲切的可能会是展示俄罗斯名人肖像画的第二部分“时代理想的化身”。托尔斯泰、契诃夫、奥斯特诺夫斯基等中国读者熟悉的文化大家的肖像引人注目。俄罗斯文学黄金时代给艺术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俄罗斯最优秀儿女”的迷人面孔亦成为永恒的风景。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入口最醒目的位置上那幅列宾所画的肖像,既非文豪亦非画家,而是一位收藏者。画中那个抱着手臂安静地伫立于画作环绕之中的男子便是画廊建立者巴维尔·米哈伊洛维奇·特列恰科夫。当年,列宾多次邀其画像,他才勉强同意,如今此画已是画廊的镇馆之宝。俄方策展人加琳娜·邱拉克直言,没有特列恰科夫就没有巡回画派,因为他不但精神上支持他们,更是“在行动上购藏他们的画作”。特列恰科夫终其一生致力于收藏俄罗斯绘画作品,在画廊的墙壁上书写了一部俄罗斯艺术史。晚年,他和弟弟将数以千计的珍贵藏品全部捐献给莫斯科市。今天,如果你走进特列恰科夫画廊,会惊喜地发现画面上的楼梯、扶手,以及墙壁上那些画作,一切依旧如昨。

其实,中国观众与“巡回画派”相识已久—上世纪30年代,巡回画派开始为中国文化界所了解。1949年后,伴随着俄罗斯绘画作品多次来华展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也深受“巡回画派”艺术理念的影响。上世纪50年代,在中国艺术界影响颇大的马克西莫夫的艺术就是承袭了巡回画派的风格,他所开办的“马训班”,对中国现实主义油画的创作产生了直接的影响,“靳尚谊、全山石、罗中立等都从俄罗斯巡回画派中汲取了养料”。王抒说,如果仔细看克拉姆斯柯依的《养蜂人》,似乎能看出《养蜂人》对罗中立《父亲》的影响。

附链饰的怀表 1745年前后 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

首博 探时光之芯

日晷、水钟、星盘、沙漏、香钟……遥远而古老的记忆。究竟是谁在哪里发明了最初的齿轮机械用于测定时间,至今仍是一个谜。虽然最初的时钟并不精准,甚至需要用日晷来校准,但毋庸置疑的是,钟表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如果说时间是日内瓦的灵魂,恐怕没有人会反对,因为这座城市在时间测量及表达方面所拥有的热情与技艺,在世界上没有其他城市可以与之媲美。你知道吗,启蒙时代,在巴黎和日内瓦,制表师可不是普通的手工业者,他们受过教育,参加政治辩论,参加文学沙龙;他们对天文和科学感兴趣,认为创新需要掌握技术和艺术以及文化知识。著名的思想家卢梭出生在日内瓦,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制表师。

“日内瓦:时光之芯—瑞士钟表文化之源”是首博开馆以来第一个钟表主题的展览。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以其钟表珐琅藏品闻名于世,此次特别甄选了200余件馆藏代表杰作来京展出,日内瓦珐琅工艺大师于奥兄弟和英国伦敦制表师弗罗芒蒂于1680年前后制作的铜镀金珐琅微绘怀表,罗沙兄弟于1814年前后制作的笼式小鸟报时表,都美得让人屏息。中国订制钟表的历史也比我们想象中悠久得多。那块19世纪30年代制作的珐琅微绘怀表就是为中国市场特制的,不过,上面所绘的蓝天、大河、帆船却是日内瓦工匠想象中的中国风景。更有趣的是,一块1860年前后制作的银质怀表上的时标居然是子丑寅卯十二时辰,走一圈是24小时,不过错了一个字,展览中你能看得出来吗?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而且从未中断过生产的钟表制造商之一,江诗丹顿亦特别挑选了约80件独一无二的经典收藏参与展览,包括1755年其创始人创制的第一枚怀表、莱特兄弟设计并使用过的飞行时绑在腿上的表……曾在1939年苏黎世国家博览会上展出的镂雕座钟,动力储存可达30天,可谓是当时“待机”时间最长的钟表之一了。

是什么在三个多世纪的流转中锻造了日内瓦的时光之芯?透过这些跨越三百多年的时空,集美轮美奂的装饰艺术、精益求精的创新精神以及日臻完美的卓越工艺于一身的小小钟表,我们或许能够窥到一丝答案。

(特别提示:来自日内瓦的制表大师、机刻雕花大师、珠宝镶嵌大师现场轮流演示时间为5月28日-6月3日,7月9 日-7月15日。)

江诗丹顿黄金怀表,曾于1906年米兰国际博览会上展示

世纪坛

看奥地利美术百年变迁

克利姆特,说奥地利最著名的现代主义画家,您可能一片茫然,提那幅金光耀眼的《吻》,一定就对上号了。作为维也纳的永恒象征,维也纳街头以《吻》为主题的纪念品随处可见;在国内也人气颇高,深受恋爱男女的喜爱。如今,克利姆特的作品首次来到中国大陆—正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展出的“奥地利百年绘画展1860-1960”,而且90幅作品涵盖了包括席勒、默泽在内的诸位奥地利19-20世纪重量级艺术家,是30年来奥地利这一时期重量级艺术家在国内的首次群展。遗憾的是,《吻》没有来。

世人皆知,维也纳是艺术之都。人们提起奥地利,首先想到的是闻名遐迩的音乐之国,勃拉姆斯曾经戏言,在维也纳散步时不小心就会踩到地上的音符。但您是否还知道,奥地利的美术同样是奥地利艺术的骄傲?也许随便挥一挥手,你也会摸到一缕彩色的空气。

1860-1960年,是世界局势动荡的一百年,也是科技与文化进步的一百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奥地利社会虽处于剧变的时代,但文艺领域却异常繁荣。彼时,维也纳是泛欧洲文化中心,在音乐、绘画、哲学、建筑学和文学上占有主导地位。然而,随着奥地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帝国解体,奥地利痛失了原有的大国地位……艺术家是时代的记述者,他们的生活境况和令人难忘的作品是时代大背景的缩影。

1897年成立的维也纳分离派是奥地利最著名的艺术流派,是现代艺术开始的一个显著标志,他们声称要与传统的美学观决裂、与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其创始人古斯塔夫·克利姆特,不仅是奥地利最著名的现代主义画家,也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奥地利重要艺术家的伯乐与恩师—很多加入维也纳分离派的艺术家都是他的“粉丝”。中国人较为熟悉的著名画家埃贡·席勒就曾深受维也纳分离派的影响。但他后来逐渐地转向了表现主义,偏爱画扭曲的人物和肢体,毫不掩饰地表现了那个时代人的心理和情感。柯罗曼·默泽是维也纳分离派的创始成员,也是维也纳分离派运动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参与创建了维也纳工坊,打破了高雅艺术与实用艺术之间的界限。

“将艺术献给它所在的时代,将自由献给它所在的艺术。”这是维也纳分离派大楼入口上方的箴言。维也纳分离派运动在20世纪初就表现出极具开创性的观念,不仅对奥地利美术产生了深刻影响,也在现代艺术和设计从摆脱传统到走向现代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您还可以看—

中日夹缬联合展

时间:至5月25日

地点:北京艺术博物馆

夹缬,是古老的雕版防染印花工艺,盛行于中国唐代,既应用于服饰面料,也应用于屏风、帐袱等日用品、宗教用品。大唐皇帝曾经将其作为“国礼”,赠送给各国遣唐使。日本正仓院至今珍藏的彩色夹缬,就是当年遣唐使所带回的。夹缬工艺也因之从中国流传到邻近的朝鲜、日本等国,并形成各自特点。18世纪后,中国的夹缬向单色蓝夹缬转变;日本的夹缬也向单色转变—红板缔与蓝板缔。今天,蓝夹缬还在中国东南部的少数几个作坊间流传,因其濒危状态而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红板缔、蓝板缔在日本已经不见活态踪迹,不仅民间罕有记忆,研究界也将其称为“一段梦幻般的存在”,是日本的国有文化遗产。

此次展出的102件展品,中、日两国夹缬类艺术品各半。这批资料平时珍藏于研究室或库房,极少面世,其中不乏珍品。

麻叶纹红板缔丝绸和服衬衣

生活状态:全球环境中的波兰当代艺术展

时间:至6月22日

地点:中国美术馆

展出波兰艺术家创作的70余件当代艺术作品,作品类型涵盖绘画、装置、影像等,呈现了波兰当代艺术的最新态势与成果,是一场波兰当代艺术的全面展示,更是关于当代波兰生活体验、生存状态、文化认知的表达。

 

(文:赵婷 齐方 责编:伽蓝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