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官僚书画家还能呆多久?
发布时间:2015-04-17 15:08:46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前日,全球艺术网刚刚做过一个《官员书画家还能红多久?》的话题。小编们再三考虑,总是觉得不够尽意。这个题目、内容,未免还是有些过于委婉,过于温柔。这不应该再是官员书画家,官员艺术家还能红多久,红多透的问题,而是他们究竟还能呆多久,还能不能呆的下去的问题。

前日,全球艺术网刚刚做过一个《官员书画家还能红多久?》的话题。小编们再三考虑,总是觉得不够尽意。这个题目、内容,未免还是有些过于委婉,过于温柔。这不应该再是官员书画家,官员艺术家还能红多久,红多透的问题,而是他们究竟还能呆多久,还能不能呆的下去的问题。



炮轰美协,或许是当以吴冠中为最早。在广交见闻的他看来,全世界也就只有中国在养着诸如美协、画院这样的冠冕堂皇的官方艺术组织。然而花了很多钱却并没有真正好的作品出来,就好像养了一大群鸡却不下蛋。应该取消这些机构,或者停止财政拨款,让它民间化。因此引发的沸沸扬扬也难以尽述。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市政协的某位委员也曾经递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取消美协一类的协会。这个建议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赞成。赞成的人当然也是以没有所谓名分的、非中国美协会员的画家居多。


来自民间的这种呼吁自然也不会少,人民网强国社区就曾经有网友发出这样的一条消息:


“取消各种官办学会和协会,让社会组织回归民间,才不会象如今的只要会写字会涂鸦就是书画家,只要是政府任命的,就有学会协会的一官半职。”


这个话题的酝酿发酵,也已经颇有些日子了。网上也还有一篇早在几年前就曾再三转载而且颇曾轰动效应的《取消现行文艺体制下的官办协会组织》,对此积重难返的时弊所在,也更有颇中肯綮的细致分析。


文章中说,“在现行文艺体制下诞生的官方协会团体,实际上是文化发展的畸形产物。在中国改革开放大潮的巨浪推动下,这些官方协会团体本应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转化为纯民间组织,但是由于文艺界保守势力的阻碍,这些协会不但没有转化,而且越来越官方化,大有权力上的波澜壮阔之势。”


“不可否认这些文化协会成立之初,对发展文化事业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协会中也诞生过一些颇有文化与艺术成就的人物,也曾经出任过这些文化协会组织的领导人,各种文化协会的良好学术气氛,为净化当时这个社会起到了先进作用。”


然而,“当事物出现的初级阶段,它很可能会为这个社会的发展作出贡献,当事物发展到成为“庞然大物”的时候,它很可能会成为这个社会发展的障碍。”



文章举例说明,“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之初,会员只有几十人,在篆刻界具有学术进步意义的西泠印社其社员当时只有9人,他们都是书法界的精英,这些艺术界的老前辈一心治学,很少有功利主义思想,为社会的文明进步作出了表率作用,推动了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在计划经济的社会背景下,这些协会组织和这些协会组织中成员,在社会上,在广大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而在已经进入了商品经济的社会”的今天,“在这些与商品经济社会很不适应的、扭曲的文化背景里,这些官方管理的协会已发展了十几万会员,仅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就将近万人,这样的组织已完全没有学术气氛,而是庸俗的名争利斗的场所。”


“由于功利主义思想在这些协会上形成了强大的负动力,搅得文化界思想混乱,鸡犬不宁,甚至拖了社会进步的后腿。”对此深恶痛绝的场面,也有具体的实际例证:


“过去中国书法家协会五年办一次全国展,这些参展作品还有一定的质量,也符合文化是沉淀出来的规律。而现在,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览每年多达十几次,综合展、专项展、冠名展层层叠叠,规模空前,耗资巨大,既劳民伤财,也助长了书法界对功利主义的追求,展览作品全是制作式的千篇一律,浮华之气,低俗之风,令人难于入目,大大伤化了社会风气。”


现在举办一次全国书法展,动不动就要耗资几千万元,而当初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一次全国展只花5万元。而“资金上的巨额反差与学术的影响恰恰成反比。”


除此明目张胆路人昭昭之外,此中自然“也还有各种内幕”,譬如,“地方上要取得全国书法展举办权,就要先给中国书法家协会腰包装进200万元”以及等等,等等。



文章着重分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学术堕落,已经成了新时期的文化暴发户。每到书协换届,为争主席位置斗得白热化,甚至你死我活。”而其根本利益,也仅仅就是“如争上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副主席宝座,其书法作品价格飙升,这名利双丰收的事为何不争!”


只要能够坐上,只要能够四平八稳地呆上几年,就会立马成为“数千万元,甚至数亿的暴发户”,而“我们的政府还乐滋滋地养他们。”


文章极力倡导,希望“为政府提供决策的人多研究一下在商品经济社会形态里如何进行文化体制改革。取消这些臃肿、庞大的官方管理的各种文化协会,把文化放飞到大自然的环境里,让人才真正的在这个文化环境的社会中孕育而出,让那些与社会文化公德相悖的“恐龙”重新回归到他们那个时代。”


这或许就是应该的必须的当务之急。而一旦“这些协会从官转制为民以后,让他们自由生存,社会舆论可以引导他们培养高雅的学术气氛,培养高尚的艺术情操,培养广泛的群众文化氛围,让他们在官文化的权力利益中走向真正的文化市场,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政府都可以减轻许多压力。”


当然,这也并不是不需要政府加强管理。文章对此也有具体举措。譬如,“政府依然可以为拔尖的文化人建立不同层次的人才档案,对具有真才实学,对文化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才,我们的政府应该对他们实行奖励,甚至为他们建立文化研究基金,让他们在名利场的“大杂烩”中走出来,静下心来做做学问。”


而另一方面,政府也可以定出文化战略的大题材和发展计划让专业人员具体研究,以此激发民族精神与时代情怀,让我们的文化人不再这样浑浑噩噩,让中华民族的盛世文化再次辉煌!


时代的发展一刻也不曾停息,而我们的越来越重的累赘,却也成为我们越来越重的负担。为什么会这样呢?无语的我们,难道也仅仅只有问一问我们自己?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