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假画真说看风流:嘿嘿,我们也是大有来头的!
发布时间:2015-04-16 15:23:05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我们不能选择我们自己的出生,我们也无法选择我们自己的消亡;专业画家蔑视我们为低劣的仿品,领域藏家咆哮我们为粗鄙的赝品。不为所动的我们,却也一样能够换来真金白银——我们就是您一般俗话所称的假画。当然,您也可以称呼我们假画哥,假画姐,惯于来无踪,去无影,惯于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我们,可是有着一大帮子兄弟姐妹的哟!

我们不能选择我们自己的出生,我们也无法选择我们自己的消亡;专业画家蔑视我们为低劣的仿品,领域藏家咆哮我们为粗鄙的赝品。不为所动的我们,却也一样能够换来真金白银——我们就是您一般俗话所称的假画。当然,您也可以称呼我们假画哥,假画姐,惯于来无踪,去无影,惯于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我们,可是有着一大帮子兄弟姐妹的哟!

生不由己,际会风流

我们的出生地,可能在北京琉璃厂书画市场,可能在天津华北书画市场,也可能在苏州山塘、西安“书院门”,以至神州各地风流云集的桃花坞、偎香卧玉的怡红阁——源于庙堂之上,起自天涯之远,不一而足之所至,也正是我们的声势浩大之所及。我们的父母自然也是大有名堂的,不是被称为隆望所在的当今“国手”,就是锦衣绣口的奇才“鬼手”!

被拍7280万徐悲鸿《蒋碧薇》油画被指为美院学生习作

尚在襁褓之时,我们的身价或许也仅仅只有几十、几百、几千元。经过一次次倒手、转手,一次次包装、换装,人靠衣裳佛靠金装的我们也就越来越神通广大而无可限量。尤其在那荡气回肠的拍卖槌敲响之际,我们也许就已经从出身卑微而尽展绝顶风光,我们的身价也就已经上千万上亿元价值连城!

譬如,就那些满肚皮牢骚的可怜记者们极具嫉妒心理的腌臜吐槽,我们兄弟姐妹中的《人体——蒋碧薇女士》,就因为被那脑满肠肥的鉴定大人披上了“徐悲鸿真迹”的华彩,就以天价7280万独领风骚!

更为可笑的是,那群30年前的中央美院学生就要转而趋炎附势起我们来了!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声称他们就是我们的生身父母!而我们这位姐妹也只是他们当年的习作!就画中的模特也并非蒋碧薇,而只是一位农民阿姨!

哼!看到我们姐妹飞黄腾达起来了,就赶着过来认做亲生,早干什么去了?幸亏我们如今的一并友好——包括拍卖公司,收藏买家,以及那得了大大便宜的卖家都置之不理。我们也当然更没有理由理会那些技不如人的无能的人们!究竟是谁在操纵我们与你们的命运?我们虽然知道,可是看透不能说透,我们也不会说。

神出鬼没,绝顶风流

艺术家崔如琢(右):拍卖公司有齐白石书画赝品,一些信誉不好的拍卖公司,齐白石书画有80%甚至100%都是赝品

也有一些貌似有头有脸的人们,也不知道究竟出自如何用心,竟然也来揭秘我们的老底来了。譬如就那位所谓的著名画家、鉴定家崔如琢所说的,拍卖公司上拍的齐白石书画中,有一半是赝品。其中好的拍卖公司,赝品率在10%左右,一些信誉不好的拍卖公司,有80%甚至100%都是赝品。说什么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齐白石老人的作品价格一度走低……如此等等的一味开脱,也简直就是连篇废话。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说什么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我们还不是依然春风万里扬州路,金光大道行无阻的处处通途吗?

已故艺术家石鲁:变着法儿作践我,我到底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我已经到黄泉了啊!

沸沸扬扬的“石鲁遗作”案件,也不过就是我们稍露峥嵘的一回。那可是劳动你们当代多少位德高望重的大师,以逐幅题跋的方式为我们补妆描眉啊!描龙绣凤之真诚所至,狗仗人势之狐假虎威,连我们自己兄弟姐妹也都感激涕零自叹不如啊!要再三再四地感谢那位发现了我们的农民伯伯居功至伟,“功不可没”!

当然,也有人说,是咎由自取的残酷癌症夺去了一代怪杰石鲁的宝贵生命,而我们则夺去了这位国画大师的艺术生命。可是,我们兄弟姐妹,究竟跟石大师有什么仇,有什么怨?你石大师现在到了黄泉没有?你变个厉鬼上来,做点事儿让人看看啊!

因为满城风雨的毕姥爷的饭局,而一并走红的史国良,也曾经在天子脚下的首善之地为自己的画作打假,一力排斥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不是他的亲生。却也只是捞得个一模一样的尴尬透顶?他曾经也在拍卖预展现场,对我们家的六七位兄弟姐妹大耍泼皮威风,要把我们全部排斥,全部撤拍,各种高调扬言,一点都没有他们佛祖爷爷交代给他的普度慈悲,那也还不是一样毫无用处?谁让咱们上边有人来呢?我们不仅没有撤拍,我们的代言人也还更加振振有词咄咄逼人:

“一幅画到底是不是真迹,不应该由画家本人说了算,而应该由鉴定家说了算。”

你看,你就看看这史国良出了家又闹着还俗的劲儿,怎么能够跟始终如一巍然不动的我们相媲美呢?我们何止是大有来头!?我们的来头可是大着呢!

无语的史国良:画家自己在打假上也是弱势群体

备受诟病,倜傥风流

自从出生之后,我们也并不否认我们已经被骂了许多年。挨骂出名那也不只是只有你们人类才会有的专利。至于什么“假货”和“假拍”是当前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最大阻碍;什么要杜绝假画,光靠画家本人“打假”是远远不够的,拍卖行应当担负起把好关的责任;什么在艺术品市场急速发展的当下,假货赝品的泛滥,已经成为阻碍艺术品进一步发展的绊脚石!你们人类唱起一波又一波的堂皇大戏来,这滑溜溜的台词还是真的多耶!

其实我们的护身法宝也是遍布所在的啊!不要说利益纠葛的拍卖公司,藏家,买家,就是那风生水起大行其道的所谓艺术品鉴定,不也正是有效掩盖、有效促生我们众家兄弟姐妹的高标幌子?自拉自唱的一派胡言里,那些含糊不清,忽左忽右,亦或完全相反的鉴定结果,不就是更加助长我们这倜傥风流的风起云涌?

光明正大,活的风流

既然我们不能选择我们自己的出生,也无法选择我们自己的死亡,那我们也必须要找一个铁的靠山。仅仅上面,或者各个方面有人那也还是不能算数的。寿命并不太长的你们人类也是惯会人走茶凉的啊!所以我们就必须找一个活的理由。
据《拍卖法》规定,拍卖公司享有“不保真”免责条款,这可是我们大杀四方威武不屈的尚方宝剑啊!也早就有轰动一时的2008年“230万拍吴冠中假画案”,法院也并没有判拍卖公司赔钱嘛!

所以说,我们所能受到的保护,也不仅仅是利益纠葛的各方!就你们人类,也无论是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的途径,只要能够得到我们,你们哪一位不是最疼爱我们最呵护我们的至亲骨肉一般的养父养母啊!所以,请不要欺负我们这些无家无业的的私生弃儿,大千世界朗朗乾坤,我们也有挺直腰板坦诚生存的第一理由!

《拍卖法》第61条:“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我们的父母说过,画一千刀宣纸,不如挣一刀人民币;与其砸钱去办展览、买评论,还不如直接出卖灵魂来得爽快!在其他行业被视作潜规则的东西,在艺术品行业则是明规则,而且一再被熟视无睹。

所以,我们也不仅仅是书画这一独家一门的兄弟姐妹,也还有各行各业各个门类的近亲属。只要是你们人类热爱的,收藏的,使用的,包括吃喝拉撒的,都有我们无所不在的亲朋好友,无所不在的至亲紧邻!我们也是浩浩荡荡的滚滚洪流!虽然我们仅仅也就是依赖你们的喜好,可我们也就有了光明正大的活下去的理由!

(责编:江南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