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我们的花样镀金,怎么就不行了?(一)
发布时间:2015-04-15 16:37:11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今年的双年展上,肯尼亚国家馆将继2013年之后第二次登场。然而,其策展方略却又与两年前如出一辙,即大部分参展艺术家均为中国人。他们不仅从未踏足非洲,而且所作作品和非洲毫无关系。这份来自中国的参展艺术家名单,在肯尼亚和当今艺术圈里激起强烈愤怒。众多媒体对此也有多个方面的报道,一致讽喻为“中国式镀金”。

视点回顾:威尼斯双年展历来被称为世界艺术领域的奥林匹克,不仅是历史渊源最为古老,也是当今艺术创作最为重要的业界盛事。30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永久展馆, 50个国家可以通过申请获得展示空间。今年的双年展上,肯尼亚国家馆将继2013年之后第二次登场。然而,其策展方略却又与两年前如出一辙,即大部分参展艺术家均为中国人。他们不仅从未踏足非洲,而且所作作品和非洲毫无关系。这份来自中国的参展艺术家名单,在肯尼亚和当今艺术圈里激起强烈愤怒。众多媒体对此也有多个方面的报道,一致讽喻为“中国式镀金”。

作为大有名堂的定义之一,“中国式”的名头自是由来已久。无论承认不承认,无论接受不接受,这也就是我们普天同庆的基本语调,乃至根本生活。既让你无可厚非,也让你无法拣择。一句话,这是我们生所从来,又要休戚与共的“特色”世界。

针对“中国式镀金”这个极其无奈而又分外热门的当下话题,某位颇有艺术圈经历,甚至出出进进几次轮回仍然无休无止的朋友,就不免满腹牢骚:“我们的花样镀金,怎么就不行了?现今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以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不都是这样做着,这样做过来的吗?轮到我们,为什么就不行了?”

一阵猛似一阵的狮子吼怒喝,就有些让人招架不住。震的头昏耳鸣喷得满面唾余的苦头不算,却还要想尽办法为他抚平愁肠打消苦闷,又还要不惜被他一汪一汪的泪水热诚洗礼。

义气之下的喋喋不休,个人际遇的愤愤不平,听起来也是蛮有道理的。是啊,当今的艺术怪圈里,各种各样的冠冕堂皇,各种各样的物是人非,还不都是一样的来路?唯一不同的也只是颇有蓄蕴之后居高临下的睥睨目光,或者薄地而起满腔亢奋的真诚热望吧?各种帮腔篾片可以不算,其它还会有怎样的货色?为此,惯于摆谱的朋友也不惜拿出前些年大家一样冷嘲热讽的“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中国尴尬”来摊开话题。

金色大厅的全称是“维也纳音乐爱好者协会大厅”,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元旦举办新年音乐会的地方。1998年,中央民族乐团在金色大厅举办了第一场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这是中国民乐第一次走进这个过去只是西方乐团演出的殿堂。此后几年,一些以中外文化交流为主业的演出公司就开始策划组织中国的乐团到金色大厅演出。

金色大厅并不是人们过去想象的有“艺术标准的门槛”,大厅基本场租也就是两三万欧元。只要付得起费用,任何人都可以在里边演出。于是,售票商演变成依靠大使馆帮助赠票邀请当地华侨和观众“白看”,而登台演出的人员也越来越复杂。除了民乐,还有歌唱家的独唱音乐会、非职业的合唱团等都开始走进金色大厅。近年来国内一些机构还在那里办起了艺术节,金色大厅成为中国一些团体和艺术家在国外“镀金”表演的主要舞台。

音乐当然也是艺术,或者还是最为高雅最为神圣的艺术。而由于“金色大厅”的“镀金”成为中国文艺团体和艺术工作者的梦想,由此派生出的各种现象级别也颇为令人发噱:争抢使用剧院空闲时候的“垃圾时间”、各种演出节目都是一码的“自娱自乐”,门票派发则靠驻地使馆和各种商会组织免费向华人赠送、为了表明“我们真的到此一游”,也还不妨伪造一下维也纳市长的签名……

极富中国特色的“到金色大厅去”,由此也诞生了一场又一场的结队组团、抱团共享的笑话。譬如仅仅2013年“前八个月就有133个团体在金色大厅登台”,仅仅“中国主题的音乐演出”就“举行了24次”。虽然“维也纳观众和媒体也不关注”,但镀金狂潮数十年高烧不退,却也真正地成就了很多人。就像喜剧自然就有喜剧的效果,全民娱乐的时代里,所有的参与者也就无不是皆大欢喜,无不是盆钵满盈。 

这里当然也不是当今“中国式镀金”的前奏,真正的源头,应该还是相当之远,远到钱钟书《围城》里的方鸿渐们,也早就有这种火辣辣的色彩。再远到我们的古人,挟一技之长即可仗剑浮游而殷勤寄望得意还家,甚至也还有寓意动物界里的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等等,也无不是这种源远流长的由来路数。

相对于现今各种层出不穷的“借鸡下蛋”名头,自然也会随着花样翻新而愈演愈烈。而无论是普通凡人,还是趾高气扬的艺术家,也无论是怎样的费尽心机,苦心经营,最终也不过是先“镀金”,再淘金。镀金只是手段,淘金才是目的。因缘际遇的一番标榜,或许就会比闭门造车的磨砺奋斗要更有价值的多。如此,也就有了这许许多多的豪华热望,超出一般人们的可怜想象。

这也不光是艺术,现今社会领域的各个方面,又有哪个不是以这种西方或者国外的认可为最为崇高威望的导向?民族自信越来越难以彪炳树立的前提之下,各种精致有趣的个人利己之下,大家谁不是为了镀金?镀一镀金,回头再把这泼天的威风兜售给国内的观众、听众、受众、信众,或者也还真的能够有效刺激和提升国内的承受层次与欣赏品位,也一样就把辉煌壮丽的金色分给了他们。自己赚些余沥,也只是一把辛苦钱。这个又有谁不明白呢?

无论个人发展,还是事业进境,大致也都是如此这般的堂皇格调。而所有的一切,也都只不过是作为弱者,或者作为时地所在的暂时的弱者,亦或别有用心另有企图者幻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以预期目标达成甚或生存自救的最佳方式。说穿了也仅仅就是借势,借景,借力而已。所谓的艺术创作自我表达也罢,人生遇合万古风流也罢,一切也都是为了迎合市场借机炒作,一种精于包装的营销策划手段而已。连那茅台酒的所谓金奖,还是当年巴拿马的大厅里摔碎了陶瓷瓶呢,这不能被尿憋死的人们,又能咋地呢?

按照圈里圈外都颇不得意的朋友的说法,现在媒体的舆论引导,就对参展的艺术家,或者更多冀望种种的艺术家们,以及时刻准备着鸡生蛋蛋生鸡的人们颇有不公。那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辉煌上演,与这威尼斯的双年展上的盛大现眼,究竟有什么不同?给干瘪枯燥的艺术世界妆点一些时代的幌子,又有什么不对?而且,这也并不是拿着国内的观众当傻瓜,也只是在考虑怎样走出这个傻瓜一样的现实。拥有各种所谓名头的大师们,当年不也是各种敢吃第一口螃蟹的角色,才一步步走出来的吗?

艺术创作者争取个人出头机会,为此用尽各种伎俩也是势在必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要有自己展翅亮相的地儿。如果只从尊重艺术创作表现这一最基本的现实考虑,也应该考虑艺术家必须要有的立足之地。

大家都是一样的人,第一需要的自然是当下生存,然后才能再考虑事业发展,考虑立业,创业,顶级创作。现在勒紧腰带仍然难以为继的艺术家有多少?现在各种美术院校每年又要毕业多少学生,又能够有多少种职业与事业的选择?时代发展之下的艺术清苦,不应该再有文森特-梵高那样的吧?而且,如果有所成全,如果不是生前仅仅卖出一幅画作,梵高是不是也应该做出更多更大的艺术成就呢?

艺术创作需要功力与磨砺,艺术表达需要方式和视角,但是在如今千变万化的年代里,慢工出细活的艺术修为,又怎么能够跟得上分秒必争的社会现实?又怎样能够安抚那颗跟这个社会一样狂躁不止的心?又要怎样才能争取自己一份最基本的创作表达与当下即刻的名利成就呢?同样都是艺术,对待我们,为什么就要这样的刻薄呢?

这还真的就是一个越扯越多越扯越远的热点话题,偏执狂一般的艺术家情绪,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有太清晰的理性。如此也就只能暂且好言好语,劝他洗洗睡吧!无尽的思考,也应该有无尽的观望者寻觅者来填满这漫漫无涯的森森黑夜。

 

(责编:江南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