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斯诺登的碑,毕福剑的嘴,无厘头的唾沫翩翩飞!
发布时间:2015-04-14 15:41:26 来源:全球艺术网专稿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毕姥爷的糗事儿至今还在沸沸扬扬,大有愈演愈烈烽火燎原之势。习惯以冲浪秀场谑笑人间来娱乐万千大众的人,竟然能够把自己做成了最高级别的娱乐,无聊荒唐的无孔不入也罢,角色注定的自然嘲弄也罢,却也是职业目标的至高境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颇值得皆大欢喜的人们一起说声谢谢。

毕姥爷的糗事儿至今还在沸沸扬扬,大有愈演愈烈烽火燎原之势。习惯以冲浪秀场谑笑人间来娱乐万千大众的人,竟然能够把自己做成了最高级别的娱乐,无聊荒唐的无孔不入也罢,角色注定的自然嘲弄也罢,却也是职业目标的至高境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颇值得皆大欢喜的人们一起说声谢谢。要不,还不就是那另类春晚的台词:“娱乐靠球”?

地球村的时代里,往往就有着许多出人想象的吊诡奇谭传来。同样也是清明节的时候,大洋彼岸就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4月6日这天傍晚,美国所谓的艺术家们,借着夜幕的掩护竟然为千夫所指的“卖国贼”斯诺登立碑了!说要以此向他致敬。置身舆论海洋里的斯诺登,似乎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靠着艺术家们的雄起愈发挺立。


 

 

斯诺登的半身像立在格林尼堡公园烈士纪念碑一侧,该公园共有11000多个战俘纪念碑,都是为了纪念战争期间死去的英雄。艺术家们表示,“斯诺登的半身像立于此的意义不仅仅是斯诺登,更是关于理想,斯诺登事件成为了他们通往理想的桥梁。”“他们不想生活在一个貌似自由的社会,而在这个社会里你实际上处处被监听、监控”。

 

在布鲁克林公园的爱德华斯诺登雕像

 

爱德华·斯诺登于2013年6月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随即遭美国政府通缉。却又在2013年6月21日,斯诺登通过《卫报》再次曝光英国“颞颥”秘密情报监视项目……至此全球通缉而藏身苏俄。

敢于牺牲自己现成的一切,揭秘政府正在秘密建造的庞大监视机器,仅仅就是因为“摧毁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各地人们的基本自由行为让他良心不安”!斯诺登的借口,由头,在颇有不同的我们看来,简直就更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玩笑一般。

 

有关部门拆除爱德华斯诺登的雕像

 

若论出卖国家利益,对于民族大义的不尊,究竟哪个更甚?如此似乎也无可比拟,而微末我等于此也不便置喙。我们既然绝对没有纵容逆顽的幼稚想法,自然也一样同仇敌忾,也一样手拉手,肩并肩地站在这同一条战线上的正面思维。

但是,我们也不能不由衷地感谢这互联网络的世界,已经让我们知道了更多,甚至太多。以至于我们自己就有些怯怯地、软软地,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一般,胆敢一番相形见绌的比较了:

都是这万物清明春暖花开的季节,都是这风头浪尖上的潮流人物,都是这让人津津乐道的开心故事,“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相对于美国艺术家们的理想痴情,我们的艺术圈自然也没有闲着。当大家都在合力刨挖毕福剑劣迹老底之时,我们自然也有各种各样的摩拳擦掌。譬如,各种挖苦讽刺的丑化漫画,各种紧急关头的迅速撇清等等,避之唯恐不及,刺之唯恐不利,以至于这风生水起的毕姥爷,比及当初星光大道金光灿烂之时,还要更多地更大地有名。

 

 

 

斯诺登的终究结局,也许还不好随便乱说。但是,你能说那个青铜雕像里没有自由女神的影子?你能说那些层出不穷的艺术创作里没有希望的期冀?至于毕福剑的最后下场,也许已经不用人们再看到了。原本装点盛世自然璀璨辉煌,现在一着不慎就要身败名裂,也就只能怪他忘记了最不应该忘记的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一时间志满意得的口无遮拦,也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即便不被沸沸扬扬的唾余淹死,那又能好到哪里?当然也永远都不会有着什么青铜铸身的机会!

不过,我们的话题也仅仅限于当今艺术圈里的所为。我们的艺术家为什么就不能为我们的目光乃至向往,开拓出另外一条路来?这个话题或许太过奢侈。这些年来,外界对艺术领域的方方面面,一向可都是颇多微词。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精神需要的旺盛追求,艺术品收藏市场可谓是一派繁荣。无论是唱主角的书画,还是其它各种艺术门类,无不有着越来越被人看好的增长和发展势头。而各位以大师,大家为立名,需要让人极尽仰视才能一睹风采的头脸人物们,乃至各种艺术家联盟,美协协会为名的团体组织等等,却也大都只是在忙于自己的各种利益方面的拼命炒作,而无其他。

无论招收学员,举办研究班这样的哄抬人气,还是各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变相运作,招摇过市需要拉大旗作虎皮,拍卖场上需要做做瞒天过海的局,无不都是以艺术为诱饵,集聚钱财,扩张名利,拉立山头,抬高身价。对于艺术应该有的品质,应该有的视野,应该有的担当,似乎从来都是差强人意,羞于提及。除了至高无上的名利金钱乃至低劣卑琐的欲望之外,您能说我们的艺术创作,能够让人看到我们文化艺术的出路在哪里,我们现实生活的安享在哪里吗?!

也许,相较于西方的普通人等,我们也的确已经彻底忘记我们的良心究竟是在哪里!正如我们这样的短视与思维,也总是上不得这伟大时代的台面。我们也就只能听任这斯诺登的碑,毕福剑的嘴,无厘头的唾沫,痴情者的眼泪——飞!飞!飞!

飞!飞!飞!

 

(责编:江南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