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新变化搅动当代艺术市场
发布时间:2015-01-26 16:27:58 来源:scope艺术客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岁末年初,随着北京、香港、上海几家主要拍卖行等相继收槌,2014年的艺术品拍卖终告一段落。尽管2011年之后市场进入深度调整,但靠着市场的滞后性和惯性,多年积累的市场高点仍固执地在当代艺术和写实板块坚持了数年。但这种高度集中的趣味惯性在2014秋拍中越发显露疲态,无论市场内部环境的严苛以及外部环境的变化,都迫使暮气沉沉而又高度集...

《捕鲸船》以160万元成交,不仅刷新了欧阳春的拍卖纪录,也为沉寂许久的欧阳春赢得了新的关注

《捕鲸船》以160万元成交,不仅刷新了欧阳春的拍卖纪录,也为沉寂许久的欧阳春赢得了新的关注

郝量的作品《毒浮屠》在2014遭遇流拍,不过整体走势依然强劲,在匡时上拍的《科学的世界》最终以230万高价成交

郝量的作品《毒浮屠》在2014遭遇流拍,不过整体走势依然强劲,在匡时上拍的《科学的世界》最终以230万高价成交

王兴伟的《小海军》以276万顺利成交,而以其为代表的“观念绘画”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王兴伟的《小海军》以276万顺利成交,而以其为代表的“观念绘画”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岁末年初,随着北京、香港、上海几家主要拍卖行等相继收槌,2014年的艺术品拍卖终告一段落。尽管2011年之后市场进入深度调整,但靠着市场的滞后性和惯性,多年积累的市场高点仍固执地在当代艺术和写实板块坚持了数年。但这种高度集中的趣味惯性在2014秋拍中越发显露疲态,无论市场内部环境的严苛以及外部环境的变化,都迫使暮气沉沉而又高度集权的当代艺术市场显露出变化的端倪。所谓见微知著,何况新趋势已经强势地矗立在人们眼前,一个可选择性更大,更多样化的活跃市场可能将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市场寻找的新常态。

当代格局之变

前几年,写实油画一度成为拍卖市场的中坚力量,尽管大环境并不理想,但名家大作仍能获得数百万甚至千万元以上的拍场成绩。但今年秋拍的情况却并不乐观,即使做足了功课的大型拍卖行,仍然出现了多件千万级写实拍品的流标,此外如王沂东、陈衍宁、陈逸飞、冷军、李贵君等写实大家的作品不是低估价成交,就是遭遇流拍,还有1-2年之内重复上拍的作品也不在少数,反复流标反复上拍的急躁情绪,似乎反应了写实板块下行时一部分卖家急于套现止损的心理。

曾经的当代艺术“F4”里,张晓刚和方力钧都在今年的香港春、秋季拍卖中相继刷新了个人成交记录,“玩世”的代表刘炜甚至在秋拍的不同专场中先后3次刷新了个人成交记录,成绩足够耀眼。但在高价之外,不能忽视的是,以往的当代明星在内地秋拍中上拍量的快速下降,以及曾经的第二、第三梯队当代艺术家价格的急剧下滑和频发的流拍。

作为市场的长期观察员,李苏桥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过去的八年,市场用前四年时间给出了一份50、60后出生的当代艺术的明星艺术家和明星作品名单,又用四年时间淘汰了一批明星艺术家和明星作品;八年下来市场确认的明星作品已经长期在1000万——1亿价格区间稳守,而这个价格区间完全不是今天当代艺术市场中段指标玩家的财富级别可以买卖的了。”

从市场针对性来看,把写实油画和当代艺术放到一起谈论显得并不那么合理,毕竟两者无论在藏家人群以及所遭遇问题上都有所差异。但作为前几年占据当代艺术市场头两把交椅,并具有垄断优势的两个板块,如今所面临的市场整体性变化却又是相近的:比如国家政策的震慑、西方艺术市场对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分流以及堪称2014年艺术权力新一极的所谓“新藏家”群体的大量加入,都使此前小圈子化严重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呈现出多方角力的可能。新旧买家将用手中的资本竞争未来市场趋势和面貌的走向,而格局的变化也将使许多傲慢、无理的高价逐步被洗掉。

变化中的绘画趣味

11月23日,奔波于香港秋季拍卖的资深经纪人伍劲写下感慨:当代艺术的确到了新老划断的时候。大致的界限是2000年。过去的十年,当代艺术市场从无到有,风光过也跌落过,至于现在的状态,我认为是平静,相当的平静——当然这是指2000年以前的艺术。它很难再制造令人惊艳的传说,即便长袖善舞如佳士得也无能为力。但是,在新艺术的创造及推广层面,眼前市场表现出的活力却的确令人眼花缭乱。新当代艺术和老当代艺术,似乎已经成了两个彼此孤立的版块。

伍劲所强调2000年,是一个时间节点上当代艺术呈现出来的不同面貌,而不是简单的艺术家换代的划分。但对新千年的关注,伍劲并不是第一个。中国嘉德在2014春拍中与策展人朱朱合作推出的“转向内在:2000年以来的新绘画”专场,就以一种模糊的定义方式将“2000年”以及“新绘画”这一概念正式推到了市场聚焦之下,尝试本身也获得了很好的收获,22件作品上拍,取得1335.38万元的成交额以及86.36%的成交率。

在一级市场方面,几乎也是同步地开始了对该类型艺术家的大量发掘,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站台中国、博而励等画廊持续展出了一系列与观念性相关却又坚持对绘画性探讨的艺术家,努力形成了一种趋势性的探讨。张恩利、尚扬、王兴伟、王音等艺术家在个体创作的坚持中,同时又是艺术时刻的重要参与者,其多年来在绘画领域的探讨让“新绘画”或者“观念绘画”的热度不断上扬。

在秋拍中,新绘画艺术家虽然没有太多刷新纪录的高光时刻,但是稳定的成交和逐渐上升的竞买热度还是使他们成为了各大拍场中的中流砥柱。虽然“新绘画”一词作为概念目前还不易进行界定,而所谓“新XX”的叫法也只是尚不能完全了解一门新生事物全貌,又急于与旧事物拉开差距时的权宜之计。但“新绘画”热度之下暗流涌动的是过去十几年里不断变化中的中国当代艺术审美趣味,以及在2011年后当代艺术版块进入深度调整时,藏家对新审美趣味的认知和接纳过程。“好看、看得懂”的唯美主义趣味在藏家一步步接纳和学习中似乎也在随美术史的脉络而逐渐转向。

被“大师”的年轻人

对于年轻艺术家的关注和讨论其实从未停止,毕竟从创作和市场的双重维度来考量,新鲜力量的诱惑力都是致命的,但70、80后艺术家在2014秋季拍卖中的集体爆发却又着实是令人意外的。

在2014秋季拍卖中,共有贾蔼力、郝量、王光乐、刘韡、陈可、徐华翎、欧阳春、段建宇八位年轻艺术家先后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此外仇晓飞、韦嘉、陈飞、屠宏涛等长期被关注的艺术家也有相当稳定的成交。在多个纪录被刷新之外,北京保利主推年轻人的“新绘画专场”取得100%成交,北京匡时把70后艺术家的估价标杆提高到200万以上,显出市场对70、80后版块的热衷。“可以说来得比预期晚,但是又来得比预期突然。”伍劲如此评价。

对于市场做出的这种选择,李苏桥分析道,适合中国目前当代艺术市场资本体量的100万——1000万价格区间经过八年的大浪淘沙后突然出现热点艺术品的真空,在一两百万或五百万人民币价位以内的购买群体很大,既有美术馆、藏家,也有投资者,方方面面的原因导致了这个板块在这个时期成交情况比较好。

然而70、80后的突然崛起,也令许多市场人士对这股热潮的动机及预期产生了担忧,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被认为是投资客炒作热点转移的产物。如活跃于艺术市场的画廊主华雨舟就谈到:“年轻艺术家的上位可以让藏家的视野变得更加宽泛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以如此过快的速度成长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在这个二级市场内容严重青黄不接的当下,‘被大师’几乎是不可避免的,70后也几乎是最合适的人选。但纵观70后名单,各家基本80%相近,可稳固流通的也仅有10人左右,总市场容量顶到天也不过2000万以内,可见70、80后的二级市场厚积薄发依然任重而道远。过度担忧泡沫和盲目的乐观未来对于目前的70、80后板块来说都为时尚早。” 对于70后在二级市场上的迅速拔升,独立市场评论人王从卉如此评价到。

作为与艺术市场共同成长起来的一批人,年轻艺术家们更加了解市场运作的轨迹与方式,如何与市场保持一种正确的靠近关系也必定成为他们工作命题的一部分。虽然既不疏离,也不过分亲近的理想状态永远会在矫枉过正的左摇右摆中忽远忽近,但同样不能忘记的是,市场也是残酷的,收藏年轻人,买家看重的是年轻艺术家的潜力,在创造个人记录后能平稳明确地留在这个市场多久,还需要各位“明日之星”拿出有说服力的新作品来证明。

抽象热背后

在70、80板块之外,抽象成为了本季另一个被置于热烈讨论的部分。在秋拍中,嘉德和保利都同时投入了抽象专题的筹划,虽然嘉德最终选择推迟了专题的推出时间,但保利抽象专题中22件作品全部成交的优异表现,无疑给已在一级市场受追捧许久的抽象板块再添了一把火。

虽然二级市场反应热烈,但一级市场中的抽象经营者却并不如此乐观。梳理抽象绘画的面貌,不难发现,个体化创作的特征很难在这一板块中获得容易自圆其说的总结。此外,脱离了形象的支撑,如何判断抽象创作的高下了也成一种难以言说的直觉,对作品情绪和细节的准确把握,需要藏家不断感受并学习,而这些条件建立了观众进入抽象艺术的门槛。

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表示:“选择抽象艺术做市场热点,在低迷或不景气的时候是可以理解的,但在中国,无论是我们的抽象教育还是收藏家的文化背景,都不足以支撑抽象艺术成为当下的收藏热门,应该再为抽象艺术留一些发展的空间。”

新水墨,学术与市场的龟兔赛跑

在水墨领域里,“当代水墨”、“新水墨”、“新工笔”等概念的分类就从未明晰过,虽然被所有人诟病的学术缺失并没有明显好转,但嫁接当代与传统的双重属性的新水墨市场仍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进程中无法阻挡地热闹起来。从二级市场的发展需求来看,当代水墨是近两年来当代艺术二级市场内容严重青黄不接的状态下自然而生的产物,有其文化复兴及市场空白填补的双重需求的合理性。而从整体规模和接受人群来看,新水墨带领了大批传统水墨甚至是古董杂项的收藏人群进入,同时因为作品单价不高,价格体系仍有上升空间,势必带领这个新板块大涨。

从香港到内地,几乎所有的拍卖公司都在秋拍增设或扩大了各自的当代水墨版块,但梳理方式各异。如以“当代文人艺术:丘壑内营”为题的苏富比专场和以谷文达80年代作品为封面的佳士得“当代水墨”专场都有浓厚的文人气,审美气质更偏传统书画,重在港台区域和在海外发展的艺术家,如刘国松,方召麐、吕寿琨、谷文达、邱志杰等。而内地各拍行的选件口味更倾向内地,如保利的“SHUIMO”专场就讲究传承有序,从林风眠到吴冠中再到徐累、李津,作品选件讲究赏心悦目,新工笔占了很大篇目,新人辈出且价格不菲。不同趣味的竞技,显出学术无法追上资本脚步时,市场自觉的梳理能力,理应齐步并行的学术和市场,现在看来更像在进行一场龟兔赛跑。

虽然对“新水墨”的认知方式南辕北辙,但仍有少数艺术家被多家拍行共同选中,这种不约而同的默契显然勾起了人们长久以来对新水墨“硬通货”的渴望,并推得多位新水墨艺术家的价格水涨船高。如香港佳士得秋拍中,刘国松的《香江岁月》以1684万港币易手;而在早先的嘉德秋拍中,徐累的《霓石》以1840万成交。而更年轻一代的上涨势头同样十足,如佳士得上海秋拍中,郝量的《云记》以560万元落锤;保利和匡时秋拍中,徐华翎的《香》和彭薇的《洛神赋》也相继创下新高,水墨新纪录在各拍场全面开花。作为新水墨之中的明星,几位艺术家刷新纪录的作品皆为体量较重的“大作”,虽不具备普遍性,但价格的热烈还是让市场看到了新高度的可能。

但另一方面,新纪录的快速刷新也刺激了急于套现的卖家对艺术家不同价格区间作品的判断,过高的估价使郝量的《毒浮屠》以及徐华翎的《伶女》、《后花园》等作品遭遇流拍。“但这个热潮并没有退却,应当说是在成长当中的。”伍劲说。

“需要警惕的是,目前活跃名单尚在博弈竞争中淘汰、筛选,无论是国际大拍行苏富比、佳士得,还是嘉德、保利和参与其中的中型区域性拍卖行,都不能形成权威的市场风向标,而是处在各自定位,互相调整,不断试错的排练阶段。盲目追涨目前的几位头牌指标艺术家并不可取,风险很大。而才第一、第二次上拍的新人,亮相就超过20万的就算了,太心急的庄家上的猛也撤的快。没有一级市场的机构与画廊的合理推动,拍得再高也是枉然。”王从卉评价。

结语:身处变化之中,通过现象总结规律有时是盲目的,如同历史总是要隔代修筑,如今市场所表现的细微变化需要更长的时间检验,方才能显出其真正用意。纵然市场调整、资金紧缺会让市场显得不太活跃,但从另一方面看,这并不全是一件坏事,因为资本示弱,其本身对艺术趣味和创作的影响也会相对减弱。换句话而言,钱多的时候市场一枝独秀,钱少的时候就会变成百花齐放,这样无论对年轻艺术家和市场长期发展而言都是有帮助的。市场仍在调整,新现象的出现也还只是初级阶段,不过新旧交替是自然也是必然,“新”也总令人欣喜,这样的一堆新现象能否或者何时将为之后的市场带来更活跃的表现,值得所有人的期待。

(文:刘震风 责编:江南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