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展会信息 > 正文
失园记——2014当代艺术邀请展
2014第七届美术报艺术节(南通)独立单元展
发布时间:2014-10-29 15:38:19 来源:全球艺术网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此次展览邀请的艺术家和江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生活在江南或曾经生活在江南。他们笔下的江南风景园林寄托着艺术家的精神追求,现实中缺失的灵性与诗意在这里生存、升华为形而上的审美享受,出尘成了“诗性江南”。

此次展览邀请的艺术家和江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生活在江南或曾经生活在江南。他们笔下的江南风景园林寄托着艺术家的精神追求,现实中缺失的灵性与诗意在这里生存、升华为形而上的审美享受,出尘成了“诗性江南”。2014第七届美术报艺术节(南通)独立单元展之:

“失园记——2014当代艺术邀请展”

自古以来,就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说法,山水陶冶了人的情操,文人的山水诗文也占据文坛半壁江山,寄情山水成为文人的风尚。对文人而言,为满足一种形而上的审美生活需求,最理想的办法莫如营造“第二自然”——园林。

园林是典型的“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的产物,蕴涵着“无声的诗”和“立体的画”的美学基础。北方多是皇家园林,江南多是文人们的私家园林,一直就有江南园林甲天下的说法。从历史上看,江南既是一个自然地理区域,也是一个社会政治区域。面对嘈杂繁复的俗世生活,文人们在精神上追求独立,向往山水,于是圈起园子,筑起高墙,营造山水,过上“不出城廓,而能坐享山林之乐;不下堂筵,而能坐穷泉壑之幽”的林泉生活。

园林,又称“城市山林”,这一词颇有意味:“城市”是繁华的缩影,但好像又与嘈杂分不开;而“山林”二字,却勾勒出一种自然环境,一种宇宙本身的幽静与深邃;园林融二者之妙,恰到好处。墙外长街,车马喧嚣;粉墙之内、黛瓦之下,却是鱼戏莲叶的悠闲,满地蕉荫的恬静,似在城池之中,还原了自然的诗意。

文人和园林的关系就像一对恋人,相看两不厌。唐代的王维、白居易,北宋的宋徽宗赵佶,南宋的俞征,元代的倪云林,明代的米万钟、文征明、文震亨,清代的石涛、张涟、张然、李渔都是造园运动的热衷者。园林是文人修身养性的乐土和安顿性灵的秘室,也是雅聚的场所和唱吟的园地。“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花前月下,酒边樽旁,对弈弹琴,投壶蹴鞠,座中女乐,轻讴缓舞,象板银筝,笙歌盈耳,这里建筑了文人理想的慢生活。

王长明 园林异彩之一 布面油画 155cm×200cm 2012年

园林不仅庇护文人退隐俗世,它更是立体的唐诗宋词。在岁月推演中,慢慢演化成经典符号,这种符号具有某种特定的文化内涵和属性。不难看出,江南文化是一种诗性文化,无论生活态度、审美趣味都体现了一种精致的美感。同时它又可以说是边缘文化、非主流的文化,是对正统和主流文化的补充。追求生活的艺术化一向是文人的理想,他们在生活的另一边找到意义,这种寻找充满了边缘文化的反叛色彩与不合作精神,而园林就是此类文化特性的一个载体和缩影。

从英国工业革命开始,到今日虚拟文明的产生,数百年中人们经历着从物质匮乏短缺到高度满足,精神文化也在急速碰撞与转化。时至今日,诵读唐诗宋词及观赏江南园林似已沦为文化上浅层的认知与理解,标本般成为了文化的特定符号与历史记忆,与日常生活渐行渐远。一个本来具有完整文脉和体系的中国环境、建筑、文化,今已支离破碎。宋元明清的老街旧居毁了大半,高楼大厦林立,使得很多游离在外的人迷失心灵的归属地。

杨斯明 转基因百分之30 布面油画 100cm×100cm 2014年

所以,在严重物化、欲望化的消费时代中,如何守护诗性的人文资源,正是艺术家应该关注与思考的。社会的高速发展,给人们带来高品质的享受,但也挤压了现实的生存空间。江南园林却是有着很多故事发生的神秘后花园,曲折回廊处,每每读到唐人王维《终南别业》:“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能感觉到一种纯粹的艺术冲动,像一场与江南的不期而遇,在喧闹中获取幽静,由今日寻得前尘。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人,当诗意地栖居。或许,我们真实拥有的,都只是平凡的现实生活,但只有根植于现实生活中的理想,诗意地栖居才能得以实现。

此次展览邀请的艺术家和江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生活在江南或曾经生活在江南。他们笔下的江南风景园林寄托着艺术家的精神追求,现实中缺失的灵性与诗意在这里生存、升华为形而上的审美享受,出尘成了“诗性江南”。与世俗的物质功利性相比,诗性江南是对世俗性的超越,构成了生生不息的文化与价值支点。这种精致、高雅、含蓄、精致入微的文人生活方式及精神追求,在今天看来显然极具新的价值与意义。

赵净 远故的回忆35 布面油画 100cm×60cm 2014年

那些晦暗的旧日影像是一个欲说还休的视觉隐喻。在日渐灰暗的天空下,当实物、情景与语境皆被粉碎之后,作品变成了记忆的底片;这个嘈杂的镀金时代造成的种种不适,激起人们对中国传统精神与乡土遗物的一种忧郁的凝视。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以及当下文化的尴尬局面,我们除了无奈地浪置言辞,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治愈文化上的伤痛和缺失?内心的真正回归,回到对传统文化气质的延伸与演变之中在当下显得尤为重要。

艺术家是人类文明发展中文化基因的最直接继承者。面对当下文化生态的复杂与多取向的特性,艺术家们如何去伪存真、兼收并蓄地继承我们的文化遗产,如何由一个中国文化基因的继承者转化为中国灿烂文化基因的传承者,这即是此次展览的出发点。在全球一体化的文化语境中,文化的围墙已不在,“墙内墙外皆风景”的园林与山石有了深远的意义。在一个急速变化的时代里,古老文明中是否有种种放大而延长的瞬间,让人们放松神经?

【策展人简介】:

谢中霞,生于江苏淮安,现居南京、北京,现为江苏省美术馆、江苏油画雕塑院专职画家。

谢中霞

谢中霞 忆江南之二 布面油画 180cm×150cm 2014年

王亚建,出生于江苏南通,现居南通、上海。江苏狮王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泰格画廊艺术总监。

王亚建

(责编:珈蓝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