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孙佩苍:民国传奇画界美谈
发布时间:2014-10-15 09:39:11 来源:新京报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孙佩苍是谁?伴随着一个带有寻找意味的问题,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及一段民国美术史的再发现之旅开启了。前日,“青青子佩——民国美术史的再发现:孙佩苍及其收藏”展在中国油画院陈列馆开幕。西画、中国古代绘画以及徐悲鸿、吴作人等创作的共场,勾连的是中与西、民国与当下等诸种关系。

孙佩苍是谁?伴随着一个带有寻找意味的问题,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及一段民国美术史的再发现之旅开启了。前日,“青青子佩——民国美术史的再发现:孙佩苍及其收藏”展在中国油画院陈列馆开幕。西画、中国古代绘画以及徐悲鸿、吴作人等创作的共场,勾连的是中与西、民国与当下等诸种关系。艺术家陈丹青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孙佩苍凭借个人的热情及疯狂,所做的收藏特别珍贵。”在其心目中,真正的收藏家就是为了收藏,不是为了投资。该展将展至10月30日。

(图注1: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孙佩苍)

民国的传奇画界的美谈

孙佩苍(1890-1942)又名孙沛苍, 籍贯辽宁沈阳。曾任驻法公使、东北大学教授、中法大学校长、西南联合大学教授等职,被聘为国民参政会第一、二届参政员。1920年11月7日作为华法教育会第十五届197名赴法学生之一员,以教育视学身份留学法国,同行者有周恩来。在巴黎市郊郭伯郎学校学习法语和绘画后,考入巴黎国立美术专科学校绘画科。与徐悲鸿等人结为好友,成立“天狗会”。孙佩苍在旅欧期间搜购了大量西洋美术珍品,试图写作《世界美术史》一书,被誉为“民国的传奇,画界的美谈”。同时又与民国当时重要中西画家相交往,在国内也收集了徐悲鸿、吴作人、张大千等名家之作。

展览关键词一本“家书”

今年4月,孙佩苍的孙子孙元出版了一本对其祖父的寻找之书《寻找孙佩苍》。一个孙子对祖父的追寻在不经意间复活了民国美术史不少鲜为人知的细节。如今这样的寻找延续到了这场展览中。孙佩苍在旅欧期间凭借个人财力、热情及眼光收藏了一批西方经典原作,令其获得了“中国现代西画收藏第一人”之称。其中,这份西方绘画名单包括了库尔贝、苏里科夫、迪亚兹、卢梭等艺术家。

(图注2:徐悲鸿《孙佩苍夫人和女儿画像》)

策展人邓锋表示,依循着《寻找孙佩苍》一书以及孙佩苍的部分藏品,一个在民国美术史中极为重要而又并非清晰的“孙佩苍”形象逐渐被还原,一段民国美术史也得以再发现。而为了让这个并不为人熟知的藏家通过这样一个展鲜活起来,邓锋用文献和展览两部分来丰满孙佩苍的血肉。

根据能提供的藏品,邓锋将此展分为“藏品之徐悲鸿、吴作人部分”“西画部分”“中国画部分”三大板块,展出了包括徐悲鸿《孙佩苍夫人和女儿画像》、任伯年《花鸟扇面》、虚谷《枇杷》、欧仁·德拉克罗瓦《奥赛罗与苔丝德蒙娜(完成画稿)》、阿德里安·亨利·塔鲁斯《女人像》、纳西斯·迪亚兹·德拉潘那《风景》等画作。而连接三个展厅的长廊则通过各种文献布展成孙佩苍生命的“长廊”,以其家属寻祖的“追问”开始。

(图注3: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参孙和大莉拉》)

藏品将亮相翰海秋拍

不过令人感慨的是,正如展览结尾所书的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尾与新的开始”,孙佩苍的这部分家藏将亮相10月24日北京翰海20周年秋拍中。为此,出席开幕的陈丹青呼吁孙佩苍的收藏能被整体拍卖,甚至能建立一个相关的美术馆。

讲述:真正的收藏家就不是为投资

四年前我对孙佩苍先生还一无所知。2010年冬,中国油画院美术馆举办大展《面对原典》,其中有徐悲鸿临摹伦勃朗的名篇《参孙与大莉拉》,我是初识。询问同事后才知道是一位孙先生家里慷慨出借的。后来他介绍孙元先生给我认识,得知孙先生的祖父是孙佩苍,而我与孙佩苍藏品的渊源要追溯至1978年秋。当时我们全班同学被领进陈列馆仓库,观看到了三十余件19世纪欧洲油画的原典。听老师说这是一位军阀时代出使法国的官员在巴黎自费买下,携来中国。此后因历史诸种原因,这批私藏移交至中央美院。而我是直到2010年冬与孙元交谈后才知美院的这批西方真迹正是孙佩苍的收藏。

(图注4:塔鲁斯《女人像》)

今天,遍中国有的是艺术学院、油画教学、研究机构,更兼火得离谱的拍卖业,可是百年过去,没有一座收藏西洋画真迹的美术馆。欧美、俄罗斯甚至日本的收藏都把握着西洋古今绘画的文脉。但我们呢,百年以来只有一位孙佩苍。孙佩苍凭借个人的热情甚至可以说疯狂,所做的收藏特别特别珍贵。在我心目中,真正的收藏家就是为了收藏,不是为了投资。这是很简单的标准。但中国百分之七八十的收藏是为了投资。

孙佩苍后来怎么样?

抗战期间离奇亡故引发艺术史公案

抗战期间,时值中年的孙佩苍却突然亡故,甚至他的后人至今都不能肯定他的死因。最近查证,当时的报纸上曾经有孙佩苍突遭暗杀的说法。

几十年后,孙氏后人开始了“寻找”爷爷的历程。据孙佩苍之孙、也是展览策划人之一孙元介绍,很长时间以来,“虽然知道孙佩苍是我们的祖父,可谁都没有见过他本人,翻箱倒柜也不见他的照片。父辈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为了划清界限,销毁了一切有关于他的影像照片;为了不影响我们上学就业,他们也对孙佩苍的事讳莫如深。”

与一般的展览不同,“孙佩苍及其收藏展”分为文献与藏品两大部分。其文献部分,以家属寻祖的“追问”开始,以《蒋碧微回忆录》中的记载展开“寻找”之路,以其1942年的展览与“消失”作为历史的停顿,以“浮现”的历史片段重现其留学、任教、从政的依稀经历,以收藏品“遗留”的散佚、波折揭示其美术陈列馆之梦的破灭。最后以《寻找孙佩苍》一书之出版作为小结,并期冀着新的发现与研究的开始。

从有限的文献资料和留存藏品来看,孙佩苍及其收藏已经成为了民国艺术史、艺术收藏和美术教育等方面极具研究价值的历史个案。

 

(责编:江南  www.artnet.cn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