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新闻 > 展会信息 > 正文
南京书画院作品展大胆创新 评论认为此法不妥
发布时间:2006-11-24 00:00:00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朱新建的“新文人画”《一帘春雨》看上去很“小儿科”)

(朱道平的《湖畔清夏》已经不是传统文人笔下的山水)

  “不要轻谈创新,有变化就不错了。”昨天,南京书画院作品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展出了一些富有新意的作品。在随后以中国画创新为主题的研讨会上,北京画院画家、清代文学家纪晓岚的后人纪清远如此评论这些颇有新意的作品。

  别样作品

  职业画家偏要画成“小儿科”

  南京书画院此次共展出60多幅中国画,内容涉及山水、人物、花鸟。参展画家老中青会聚一堂,虽然画家们走的都是传统中国画的路子,但不乏一些特别的作品。如南京书画院院长朱道平笔下的山水,既不是我们现实中所见,也和古人的画法不同,而是抽象为单纯的点、线、面,具有很强的现代性。而朱新建的“新文人画”《一帘春雨》,则用粗笔随意地画了一个茶壶、茶杯,一只莲蓬自画面左上角摇曳而出,左侧的“一帘春雨”也是写得歪歪扭扭,乍一看往往会疑心作者是个刚会涂鸦的孩子。

  朱新建解释说,传统的文人画本质上就是一个“业余”画种,玩这个游戏的多是些文人、官员甚至皇帝。他们一般都生活在社会矛盾、变革的漩涡中心,所以内心就更加向往安宁、朴素,他们的笔墨追求天趣。

  他说,“我们祖先创造的那个美妙的精神世界就像今天地球上的热带雨林一样已经大大地萎缩了,人们在孜孜不倦地用潮流、创新、现代、科学等大功率的‘电锯’扫荡着所剩无几的残余。”他就此提出,自己的作品要“反文化、反技术”,传承古人的“业余”精神。

  对此,著名评论家邵大箴表示,技术可以不刻意去强调,但文化则不能一概否定。不管文人画还是其他中国画,都应该追求文化性。

  另类观点

  不要轻易谈中国画“创新”

  针对南京书画院这些面貌一新的作品,北京画院画家、清代文学家纪晓岚的六世孙纪清远说,自己在创作中也经常困惑:画得太保守,没意思;太超前,又会有人质疑“还是不是中国画”、“还要不要传统”。他说,“很多人一提到传统就认为它是固定的、不变的,但我认为它也是流动的,就像一棵大树会不断生枝冒叶”。因此,“不要轻谈创新,有变化就不错了”。

  邵大箴也赞同他的看法:“几年前,有人认为实验水墨将取代传统水墨,毋庸置疑,传统水墨发展到今天,肯定会有很多缺点,比如画家的人情、应酬之作。但我认为将来传统水墨、实验水墨一定都有其各自的发展空间,什么才能算是好的水墨画,这个标准会渐渐凸显。” (孙玉洁)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