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评论 > 综合事件
杭州都出过哪些艺术大师
发布时间:2016-09-11来源:新浪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杭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自古以来就是艺术的都会。南宋在杭州建都,创立了世界上最早的皇家画学、画院。从此人才辈出,走出了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等四大画家,彪炳于艺术史册。

 

杭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自古以来就是艺术的都会。南宋在杭州建都,创立了世界上最早的皇家画学、画院。从此人才辈出,走出了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等四大画家,彪炳于艺术史册。所以明代王世贞在《世苑卮言》中说:“山水至大小李一变也,荆、关、董、巨又一变也,李成、范宽又一变也,刘、李、马、夏又一变也,大痴、黄鹤又一变也。”如果说南宋皇朝留给后世的珍贵艺术遗产是兴办教育、培养艺术人才的传统,那么“刘、李、马、夏又一变”遗传下来的宝贵艺术基因则是锐意进取、变革创新的精神。这一切优良传统和精神,千百年来潜移默化影响着艺术都会杭州的发展。明代联翩演绎出浙派、武林(杭州的别称)画派,明末绘画大师陈洪绶从小就在杭州学画,拜武林画派大师蓝瑛为师,是一名从杭州抖擞而出的艺术大师。

进入20世纪以来,杭州在历史的积淀下获得了创新发展。大批留学日本、欧洲的教育家和美术家归国,纷纷在杭州创办现代美术院校或系科培养艺术人才。先后开办了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图画手工科(1913年)、浙江图画专门学校(1914年)、浙江艺术专门学校(1924年)和国立艺术院(1928年成立,1929年改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造就了丰子恺、吴梦非、潘天寿、李鸿梁和赵无极、朱德群、赵春翔、吴冠中、李可染、胡一川、董希文、苏天赐等一大批叱咤中国现当代美术史的风云人物。其中,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培养的赵无极、朱德群、赵春翔等人,驰名世界艺坛,赵无极、朱德群两人还当选了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院士,赵春翔成了西班牙国家美术协会永久会员。因此,他们是从杭州走出来的世界性艺术大师;而造就他们的老师林风眠、吴大羽、方干民、蔡威廉和林文铮等人,除林文铮出身于法国巴黎大学外,均皆毕业于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院,他们对西方现代艺术作过深入研究,有独特见解,本来早就是驰名中国的现代美术大师,可以说是从杭州走出来的艺术大师。艺术大师造就艺术大师,这是杭州得天独厚作为中国现代艺术都会的一道绚丽风景。其奇妙在于1930年代的杭州,已经形成了开放包容的艺术氛围,非常有利于艺术大师的培养和成长。

就创新而言,早在1928年国立艺术院成立之初,林风眠即提出“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办学主张。林文铮也主张“艺院之目的不在养成艺匠,而在精通古今中外之艺术学理,兼擅长于创作的艺术家。欲达到此目的,则势必学理与技术并重。”这种创新精神也体现在国立艺术院的办学宗旨上,秉承蔡元培“学术公开,思想自由,文学与美术现实派与理想派兼收并蓄”思想,主张中西美术联动、包容。杭州艺专开办的第二年即把国画、西画并为绘画一系,从而为国立杭州艺专造就一批学贯中西的美术家开辟了广阔空间,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苏天赐等著名美术家脱颖而出。难怪朱德群会把国立杭州艺专中、西画并为一系之举形象地说成“双管齐下”。他说:

我踏进杭州艺专大门的1935年9月,那时中国有4所艺专,各自设定的绘画专业课程大相径庭。有的是专学国画,譬如由李可染主持的徐州艺专就是。刘海粟任校长的上海艺专和严志开任校长的北平艺专,则将国画和西画分成两个系,每个学生只能任选其一。唯独由学贯中西的林风眠任校长的杭州艺专,只设笼统的绘画系,虽然主要在学西画,但是同时必修中国水墨画,双管齐下。

也就是说“双管齐下”就像父母基因结合那样的“双螺旋的绘画基因链”, 变成了画家的艺术遗传基因。朱德群最擅长抽象画,他认为“中国的绘画最接近抽象画,中国宋代的范宽、李唐或其他画家,他们笔下的山水,与真正的自然有很大的距离,这个距离就带有抽象的意义。”因此,朱德群在创作抽象油画时如鱼得水,甚至连他1957年作的《哈佛港》写生,猛然一看很像一幅中国水墨画,用油画颜料作画仿如用水墨的笔法写意,稀薄的渲染画面,笔触时隐时现,形体朦胧抽象,令人捉摸不透。这种把中国抽象写意基因融入西方绘画的抽象表现中又不留痕迹的画风,可谓“双管齐下”, 这是朱德群最具特色的抽象风格。从他2001年为上海大剧院创作的巨幅抽象油画《复兴的气韵》中,人们可以看出他对中国山水画写意和抽象的表现驾轻就熟,充满活力和智慧,画面强烈的节奏和阴阳变幻的色彩韵律犹如宋代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李唐的《万壑松风图》那样气势磅礴,气韵生动流畅,作品完美地将西方抽象绘画中的哲学思考和中国山水画对内涵和意境的追求熔于一炉,不能不说这是国立杭州艺专中西绘画联动、包容的艺术精神和“双管齐下”的遗传基因在起关键作用。用法国著名雕塑家让·卡尔多称赞朱德群的话来说:“在当代艺术中,您的作品所表现的丰富内涵是无可比拟的。在我们的眼中,您是一位创造力雄浑博大的艺术家,您驾驭和完成了如此多的极其稀有和高品质的作品,您卓越的智慧和性格给我们学院投进了一片新的光辉,您的作品是世界性的。因此,这片新光辉所照耀的范围也已超越了法国国界。”不言而喻,朱德群横空出世于世界艺坛,其实始出于杭州。

1928年3月26日,国立艺术院在杭州西湖畔罗苑宣告成立,蔡元培满怀激情到场发表祝辞:“大学院在西湖设立艺术院,创造美,使以后的人,都改其迷信的心为爱美的心,藉以真正完成人们的生活。”国立艺术院因受蔡元培美育思想的沐浴,从校长到教授再到学生,充满包容的艺术风气,这使赵无极受益无穷。他说“林风眠鼓励我对传统的质疑,当我要以不同的方式观察和思考时,他宽容我,还保护我不受排挤。”此外,当赵无极趁下午学校关门,跟几个同学从半开的窗户爬进教室努力作画,“我们的老师吴大羽理解我们。”以至于朱德群说:“我的老友吴冠中,称吴大羽是‘杭州艺专的旗帜’,这话很真切。吴大羽是向中国引进西方现代艺术的一面旗帜,而且也是要中国画家摆脱传统拷贝式传承、建立独特艺术个性的一面旗帜。那时的中国思想界,总是把中西对立起来,不是国粹就是全盘西化,而吴大羽却说:“绘画是世界语言,东、西艺术都是这个世界语言中的词组,可以自由组合。”吴大羽对学生常说的一句话是:“画画最重要的就是感觉。对对象的第一感觉很重要,能发现,能抓住,能表现感觉,便成功了。”他在教赵无极时也是用类似的一句话来启发这位后来的英才:“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事物,用自己的手来表现自己的感觉。”吴大羽的教导和循循善诱,对赵无极有很大触动:“我总是自问:该怎样表现风?表现虚空?还有光,光的明亮感与纯粹感?我不想再现自然,而要将形状排列组合,使人从中看到平静水面上空气的流动。”显而易见,赵无极在吴大羽的启迪下终于灵感焕发,创作富有活力,关于这一点,1940年他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申报》报道“青年画家赵无极,研究西洋画有年,造诣甚深,夙为名画家吴大羽、关良等所赏识。”可以为证。

赵无极的抽象油画,先是将中国书法中的甲骨文、金文作为表意符号,创造出富有诗意的抽象绘画。后来,他重新发现了“中国”,目光聚焦到宋元山水的苍茫气象,尤其是米家山水上,以各种创新的组合方式尽情地在画布上倾诉自己的感觉和情感,画面从平面和纵深两个方向随心所欲地展开拉伸,成功地将水墨画飞白与油画肌理语言“嫁接”在一起,在西方抽象绘画汹涌的潮流中,形成自己的独创风格。法兰西学院华裔院士程抱一发现了赵无极的抽象油画这一特点,写道:“吸取了西方艺术的伟大之处……也发现了东方文化之精彩。”这时赵无极深有体会地说:

中国有句有名的俗语:“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里是成千上万的中国游客必到之地,他们沿着湖边散步,大胆些的,还手牵着手,也许在月圆之夜还不止于此。情人们在这里海誓山盟,乡下人到这里呼吸城市的空气。在这里,你会觉得与外部的世界融为一体,那是中国人心目中最高的幸福境界。这个地方最能代表古老的中国和它不变的世界观——西方人以为那只是多愁善感罢了。他们只看到肤浅的表象,却不知我们所追求的,是我与他人、与世界的契合。

这里赵无极所说“我们所追求的,是我与他人、与世界的契合”,与他1985年应邀来中国讲学时所说的一句话异曲同工:“当你们考试画一幅画时,应该从它的整体入手。”当然,赵无极此番言论正是受了吴大羽“吴大体”教学方法的影响所致。从骨子里说,师生的联动和包容,使赵无极具有成熟的现代艺术素质,有助于他从杭州走向世界,从西方形形色色的现代艺术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国际性艺术大师。

赵春翔与朱德群、赵无极皆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1935年同级同学,师从过林风眠和潘天寿,曾是林风眠“最杰出的学生”之一。20世纪50年代赵春翔与朱德群在宝岛台湾一起举办过画展,1955年到西班牙马德里进修,结识了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米罗(Miro),后来赵无极的造访,使他了解到华人在西方抽象艺术中的作为,萌动了抽象艺术创作。1958年正值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方兴未艾之际,他来到美国纽约,结识了抽象画家克莱因(Klein)并与之联动,一起探讨过书法的笔力、墨韵及黑白两色的交错构成所形成的抽象绘画空间趣味。克莱因1955年创作的《桥》等作品有中国书法的笔力和墨韵,给赵春翔以极大启示。随后他创作了抽象组画《友善》和《墨韵》,与克莱因抽象艺术创作异曲同工。1960年代,赵春翔开始创作大幅色彩厚重、笔触大胆的抽象表现作品,显示出惊人的艺术创新探索精神,引起了世界艺坛的重视。

赵春翔的抽象画很有中国艺术特点。首先,他主张抽象水墨绘画应以东方艺术为经,以西方艺术为纬,从中国书法艺术中吸取营养。往往以草书的笔法飞扫墨线、墨点、墨块、墨面、墨圈,使之组成抽象形式,再加西洋画的色彩加以叠加,破墨,从而将东方艺术精神同西方现代抽象绘画形式有机地结合起来,创造新的中西结合形式。其次,他提出“抽象画家由实际物象中创取自我表现之方法形成,附以自我之色彩,后渐可步入抽象之路。形式之创造,实为抽象画家成败关键所在,亦为自我风格凸出面貌之要着,但要如何寻求自我形式与色彩,实为重要课题。”敢于以鲜艳的红色、蓝色、黄色、绿色点缀圆形、棱形、方形、长条形等几何形色彩装饰画面,使画面不但色彩丰富响亮,而且又有音乐符号般旋律的节奏美感,使水墨与色彩、意象与抽象、旋律与节奏和谐统一,整个画面融入中国抽象绘画的表现性意境之中,在这种音乐般的抽象形式的创造中,使东方艺术与西方艺术联系、联动、包容起来,充满创新的活力与魅力。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