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评论 > 综合事件
前赴后继的民营美术馆还很脆弱
发布时间:2015-07-15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从资金来源的单一、从业人员的保障与稳定性、法律政策的不熟悉到长期陈列的缺乏、藏品质量的参差不齐等等,不一而足。

从资金来源的单一、从业人员的保障与稳定性、法律政策的不熟悉到长期陈列的缺乏、藏品质量的参差不齐等等,不一而足。

成立于1998年10月的成都上河美术馆被视为最早的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先行者。种种原因当年的上河美术馆倒下了,更多的民营美术馆正在前赴后继,积极重绘今天的文艺机构新景观。我们不希望这一前赴后继是不断牺牲的过程,我们更希望这是一个积土成山、积水成渊,不断积淀各方资源与学术厚度的过程。

时下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正进入关键时期。民间不仅自筹资金、自食其力建设了一批专业艺术场馆,更为重要的是举办了为数众多、极具学术量与社会影响力的高品质展览,发掘、梳理了很多被埋没的艺术家、艺术潮流和艺术作品,可以说,没有民间人士和他们创办的民营美术馆的热心工作,很多艺术品早已不复存在。整理既往的同时,民营美术馆更直面今天与未来,大胆判断,勇于承担资金与学术的双重风险,对现今繁杂而鲜活的新艺术创造、对年轻艺术家多有提携,大力推广。在国际交流方面,民营美术馆也因其机制灵活、远离刻板教条的宣传而备受海外重视,展览频繁、讲座多多,多层次的往来促进了不同制度与文化的理解。而这些工作最终无不是使多方受益,公众得享,民间做了政府想做而未及做的事。一句话,民营美术馆成就卓著,有目共睹。

我们也毋庸讳言,民营美术馆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与问题。从资金来源的单一、从业人员的保障与稳定性、法律政策的不熟悉到长期陈列的缺乏、藏品质量的参差不齐等等,不一而足。民营美术馆总体还处于公益创业的初始期,步履维艰,生存不易,上马容易持续经营难,上船容易下船不易,进退维谷。然而,就在这艰难当口,“艺术公益无用”和“美术馆阴谋”等论调开始在社会上弥漫。不仅给以自有资金、企业利润真金白银投身于文化事业的民营美术馆发起人、拥有者恶意中伤,也是对以事业未来和理想投身其中的管理者、工作者的打击,进而使民营美术馆社会化进程受阻。公众、社会舆论和政策制定者也因之有所误导,无形间阻碍了很多有意者的进入,社会负面影响无端扩大。没有宏观视野的短效论必须予以厘清,而没有证据的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批评,不仅是对已有成绩的蔑视,更破坏了社会公益的正常进程,我们对此必须大声说不。我们还必须坦然对社会告白,虽然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民营美术馆这个新事物、社会公益的新生儿正在文化创造与新机制形成中扮演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她还很脆弱,需要各方的细心呵护,从而不致夭折,茁壮成长。

总体来看,目前的民营美术馆主要分为两大类:企业支持的美术馆和私人美术馆。企业支持的美术馆以泰康系、华侨城美术馆群和民生系等影响最大,其他还包括外滩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广东时代美术馆、震旦博物馆等。私人美术馆有上海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昊美术馆、四方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等。很多人纠结于机构名称、注册性质等,以之为判断是否是美术馆的标准。窃以为不确。判断是否美术馆或公益艺术机构的标准,主要两条:一、是否进行艺术品销售。卖作品的是画廊,不卖作品的是美术馆。二、资产的法律归属是否属于社会,其宗旨、目的、经营所得是用于公益再发展,还是分红。资产清理时属于社会而不是个人,平时盈利用于学术与公益的是美术馆,给出资人分红的是商业组织。

中国民营美术馆已经在各自发起机构背景、所在城市与区域特点及自身学术储备、核心推动者专业阅历等基础之上,初步形成了各自的方向定位与运营之道。目前仍在正常运营并具有一定声誉的企业美术馆,最早的当属2002年由今典集团发起的今日美术馆,它以空间运营、临时展览为主的生存模式,并且打开了一定的社会赞助空间。2003年由泰康人寿创办的泰康空间则是一家以收藏为导向、以研究为主展览为辅、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与发展研究的艺术机构。泰康空间目前空间面积不大,但是推出过大量有研究性的展览,并进行很多出版项目。由地产商华侨城集团发起成立的华侨城美术馆群也已走过10年,目前已经形成以华侨城当代艺术总馆为轴心、布局全国的馆群网络,包含以当代影像、图片、建筑艺术为核心的上海分馆,以理论研究、讲座讨论和图书文献库建设为定位的北京分馆,以当代水墨及书法绘画艺术为定位的西安分馆,以当代雕塑和公共艺术为定位的武汉分馆,以先锋艺术设计为定位的华美术馆。目前除武汉馆之外,其余华侨城美术馆均已开放。民生系艺术机构从2007年管理运营炎黄艺术馆开始,到2010年民生现代美术馆、2014年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2015年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先后开张,从传统艺术跨度到当代艺术推广,逐渐形成总结梳理既往30年先锋美术运动、面向年轻艺术、群展个展相结合,推动当代艺术与文化再创造的美术馆体系。总体来看,企业支持的民营美术馆属于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发展企业品牌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甚至直接反映在企业的管理架构上,泰康空间由泰康公司公益事业室管理,民生系艺术机构的民生银行对口机构则是社会责任管理委员会。广东时代美术馆聘请国际著名策展人侯瀚如和资深美术馆馆长王璜生等担任学术顾问,凭借第二届广东三年展的契机,邀请建筑师库哈斯将广州时代玫瑰园的顶层空间进行规划改造,成功地给社区带来一家具有国际站位的当代美术馆。此外,时代美术馆还将其发起人广东时代地产严密高效的管理模式有机实效地运用到美术馆管理中去,为业内探索美术馆管理运营之道树立了重要的参考样板。

私人美术馆目前最具规模的当属由王薇、刘益谦创办的龙美术馆,跨越古今、传统与当代艺术同时展出也成为他们的一大特点。印尼华侨余德耀创办的余德耀美术馆,其藏品则全部集中于当代艺术领域,其中国际当代艺术占据了一定比例。将展览展期拉长到半年左右的准陈列状态成为该馆的一大特色,而缺少陈列恰恰是当代艺术在中国的一大憾事。昊美术馆创办人郑好在举办纯艺术馆的同时,还将其产业酒店生意的潜能发挥出来——他按专题将大量艺术品原作置入酒店空间,在扩大展示面积的同时,增加了大量观众,走出一条自己的特色之路。私人美术馆创办人往往将其个人藏品无偿提供给美术馆和研究使用,这和国际通行的基金会藏品长期无偿出借给美术馆已极为相似。很多批评人士时刻担心个人资产、企业资产与场馆资产不分,担心作品拥有者的作品增值受益,难受于暴发户享了清名,他们不知道,首先这些资产的法律归属是清晰的,其次,艺术资产的最终归属不管是否传承给下一代,都是楚弓楚得,属于社会、用于社会。另一方面,资产拥有者如做投资,完全可以拥有其他选项,为什么一定要投于艺术?而如果出现资产增值情况,首先没有变现就没有真实受益,而艺术品抵押在中国尚未真正起步;其次,变现,其结果几乎无一例外还是转化为购买艺术品,这又变成了在丰实美术馆的厚度,没有听说哪位美术馆创办人卖了艺术品去奢侈消费、买飞机游艇去了的。反过来讲,人家本可以把开办美术馆和购买藏品的初始资金用于个人奢侈与享乐的!事实上,真正投身美术馆事业的人群,多半对声誉的追求已经超过了资产增值的野心,无论这种声誉是基于家族,客观造福了社会就是公德,不仅不应担心,还要擂鼓助威、摇旗呐喊,奋笔疾书、广布天下。

推动先锋艺术的民营美术馆始自1998年前后成立的成都上河美术馆、沈阳东宇美术馆、天津泰达艺术馆。由于成立太早,缺少投入艺术公益的制度与社会氛围,三家美术馆或者倒闭,或者失去了重大活动组织能力与学术影响力。伴随着先驱者尸体的余温与艺术外在环境的变化,民营美术馆艰难重启,成绩来之不易。总体来看,民营当代美术馆的生存模式并没有超越三家先驱,还是主要依靠企业的供养支持和核心发起人的自有资金与理想热情,无非是在资金量、建筑规模和展览规划等方面全面升级。也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有“中国美术馆建设大跃进”的说法,但毫无疑问,不仅民营美术馆,整个中国美术馆的事业整体都还处于准备期,我们可以称之为“前理想美术馆”阶段。

“前理想美术馆”阶段的民营美术馆,多方位探索、粗放经营是其重要特点,这是由生存环境恶劣、自身还太多弱小的现状决定的。必须先有规模,先行壮大,之后才是精耕细作。虽然我们不排除发展过程中夹杂有一些人的功名利禄之心,但现阶段民营美术馆必须在合法合规基础之上野蛮生长,而非瞻前顾后,空误良机。民营美术馆如初芽新露,需要的是阳光雨露,多种营养,而不是资本家们的短期利益考量和所谓知识分子、专家、自己人的冷言讽语。民营美术馆的困境,短期来看生存问题虽还未根本解决,但也未尝就是目前第一要务。回首一顾,泰康空间已经12年,泰康人寿对艺术的支持则要更久,华侨城集团的艺术之举也已10年,民生系艺术机构8年……各家已经形成了基于各自情况之上的模式与结构,运营有序,学术界评价较好,并具了初步的国际声誉。而任何随性决策,拍脑袋斩断对艺术事业的支持,不仅会在艺术界产生极其恶劣的负面效应,甚至对主要赞助企业的社会形象、外部经营环境乃至直接的股价造成不良影响——在以艺术获得企业公民社会责任担当者的良好形象、在获得较高的品牌传播度与较好的美誉度之后,艺术早已远非仅仅是某家企业内部之事。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时下,企业的经营环境、盈利状态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个时候,既有迎难而上的泰康人寿陈东升先生——他个人捐资亿元兴建万林博物馆并无偿捐献给武汉大学,现已开张运营,高风亮节国际化,对未来充满信心。也有顾左右而心徘徊者:艺术公益是否还要继续?民营美术馆正在激流中搏击,既要生存,又想同国际同行一较文化眼光的长短高下,水准高低,正在前进中采众所长,内化己用,时不我待,不进则退。为此,我们吁请各界:

一、营造企业赞助公益、特别是创造性文化艺术机构的舆论环境,有好的社会大气氛,才有制度性的长期公益行为。捐钱做好事还落恶名的事换谁都不高兴,其结果只能导致不作为,不干还不行?我们对发起、支持和捐助美术馆的企业和个人,不仅不能有小市民与迂腐知识分子“羡慕嫉妒恨”的狭隘之心,而且要广为传颂,公益义举怎么赞美都不为过,拥有较高行业门槛的艺术公益尤当如此。知识分子当以公心为先,少来无意义的冷嘲热讽,多提建设性批评,落在证据上,空词浮泛,乱发议论要不得。

二、以完善的制度、强有效的执行力、面向公众和媒体的高度透明化来建立民营美术馆社会公信力。我们以纽约现代美术馆为例,在人们最关系的问题上,任何人均可以在其网站上查阅由馆长签名的年度报告,年报内容包括独立审计报告、合并财务报表、资产负债表、无限制收入报表、 费用和无限制净资产变化、净资产变动表、现金流表、财务报表说明等8个部分。我瑞士文化基金会任职的朋友也边打开网页边给我介绍:我们每一项捐助、每一笔花费都可以查到,花到哪里、怎么花、为什么这么花,每一个人都有提出质疑的权利。出了问题,轻则丢掉饭碗,重则受刑,这就极大杜绝了出问题的可能。

三、加快民营美术馆社会化进程。如果说一股独大、一董独大是创始期的必然,那么下一步就是多股、多董的摸索期,民营美术馆社会化是一个深度课题,有效解决,它不仅能够逐步解决美术馆长期生存问题,而且能够有效加强其学术公允性。

四、落实美术馆专业化建设。一家美术馆的专业化首先表现在艺术判断力上,能否敏锐发现有价值的艺术动向、遴选出有文化针对性的优质展览,判断出什么是好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并予以扶持,这些远重于很多貌似控制风险,实则流于形式的、对管理方法旷日持久的讨论,它们往往导致无效制约与资源浪费。此外,美术馆求建筑之大似已成时尚,但如果定位不清晰,没有足够的藏品、展览、专业人才储备,结果往往造成大而无脑,大而不当,大而浪费。而如何在学术专业化过程中现行内部管理优化和效率提升,也将是美术馆专业化的重要任务。

成立于1998年10月的成都上河美术馆被视为最早的先行者。种种原因当年的上河美术馆倒下了,更多的民营美术馆正在前赴后继,积极重绘今天的文艺机构新景观。我们不希望这一前赴后继是不断牺牲的过程,我们更希望这是一个积土成山、积水成渊,不断积淀各方资源与学术厚度的过程。放宽历史的视野,民营当代艺术馆从初试啼生到如今的初步兴盛,虽经跌宕起伏,至今不过17年,而美国现代艺术馆从成立基金会到美术馆建成开张前后是22年漫漫征途。美术馆的建设不仅要有社会基本的经济支持、人才储备与不断试错的过程,还需要艺术判断力与人文梦想的高张与踏实践行。

“一个时代伟大艺术的兴起,不仅源于个人天才的想象力和行动,也源于体制的推动和创造”。蒸汽机诞生之初有人问瓦特:它有什么用?拉车还没有马跑得快!瓦特回曰:婴儿有什么用?这像极了今天的中国民营美术馆。婴儿似无现实之用,然而是未来。

(作者系美术馆资深工作人员)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