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球艺术网 > 评论 > 展览观察
刘益谦的再次任性
发布时间:2015-04-09来源:新浪网我要评论(0)
字号:【
【内容简介】: 报道说,2015年4月7日,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中国艺术珍品”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刘益谦再出手,清乾隆双龙耳瓶以5116万港元成交。自由撰稿人吴言发表评论:刘益谦的再次任性。

“有钱就可任性。”刘益谦再次任性了一把。3月17日晚,纽约佳士得2015年春季亚洲艺术周“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拍卖举槌,“收藏大鳄”刘益谦再次出手,以超过估价近100倍的价格把明永乐佛经收入囊中,再次吸引媒体关注。
  “我只买最贵的。”不久前刘益谦上亿元购得唐朝唐卡,2014年2.8亿元购得明成化鸡缸杯,曾大肆宣传,有媒体还拍到刘益谦用鸡缸杯喝茶,而2013年刘益谦大手笔购得的苏轼《功甫帖》,则使他在2014年陷入“买假”的漩涡中。
  最近在A股市场大赚的刘益谦为何如此高调收购“古董”,而且往往是以超出估价十倍、百倍的价格购得,这就不得不让人疑惑,他收藏的目的是为了个人喜好还是夺人眼球?
  曾一度时间,刘益谦“只买最贵的”之收藏名言受到国内富豪甚至收藏界推崇,很多人都误以为“最贵的”一定是最好的,而被专家集体爆出《功甫帖》系伪品等质疑则让他的这一名言大打折扣。
  其实有不少艺术投资人“买假”,近日苏富比正陷入“做局”的漩涡中,可为何这么多人“知假买假”?甚至让一家具有国际声誉的大拍卖公司也牵涉其中,这除了与中国拍卖市场《拍卖法》的“瑕疵”有关,背后还是利益作祟。
  目前拍卖公司作为中介平台他们并不对送拍品的真假负责,而委托方也不承担送拍物品的真假鉴定义务,而毕竟“好的拍品”有限,尤其是“珍稀的藏品”更是会成为争抢焦点,不少炒家与拍卖公司为了共同的利益,人为制造“天价”,而在这种“价格共同体”的合谋下,一些即或是知道“买到了赝品”的藏家为了能在短时间出手或者向银行抵押贷款,也会找专家团队背书,继续“天价炒作”以便带来更大的收益。
  市场上的“天价买家”为何总是固定的几家投资机构或者“资本大鳄”的原因就在于此,真正的收藏家是不会去竞购“最贵的”,而是会去“捡漏”,或者收藏自己真正喜欢的艺术品。
  “建立与艺术品的情感”,这是收藏的乐趣,如果仅仅是为了数字或夺人眼球,收藏的趣味就会荡然无存。
  最近,西方有很多收藏家族都在把古玩、工艺品等系列做专场拍卖,这除了吸引中国买家,最重要的是家族中年轻一代已经与父辈们的收藏理念发生了变化,他们中的父辈,如同安思远非常喜欢对方的古董和工艺品,而家族中的年轻人却喜欢当代艺术,于是,会出现藏品的“易手”。在很多国家,工艺品、古玩的价格都非常便宜,如果加上名人效应、好的拍卖公司与好的故事,就会吸引阔绰的买家,这次安思远的几件东方藏品都是以超出估价的十几倍、上百倍成交,这其实并不能证明藏家的眼光,而是他们在恶意炒高它的价格。
  对于西方委托方来说,当是无比快乐的事情,他们不仅可以证明自己的眼光,还有更多资金收藏和资助更年轻的艺术家。
  目前西方藏家手中有大量的中国古董与工艺品,如果有刘益谦的示范效应,就会带动大量的财富人群,追高他们拟淘汰的藏品。
  这对西方艺术市场是一件好事,有更多的资金促进当代艺术与文化的发展,而中国的财富人群和审美趣味仅仅停留在古玩与工艺品等传统技艺上,当代艺术与原创艺术的发展就会受到制约,目前传统书画与工艺品大行其道就是明证,久之,我们的文化就会失去创新的活力,更优秀的人才也会流失,或者受现实利益驱动,转向仿古与模仿中。
  且不说刘益谦“只买最贵的”把价格与价值等同的文化心理,把佛经炒高到上千万美元本身就是一种不理性行为,因为这些已被淘汰的藏品除了它的历史价值、宗教行为外,并没有丝毫的艺术价值,相反还会炒高这些过时的古玩与工艺品。

(责编:牧马人)

请发表评论:(为防止数据丢失,请在发表之前将输入的文字先行保存)
您目前是“游客”身份,请[登录],或请[注册]
请先点击右侧的验证码输入框,然后填写前面显示的字母,如果字母显示不清楚,请[刷新]
点击更换验证码